转载:《一个铁杆中医:强烈地请求,请“取缔”中医吧!》

 转载:《一个铁杆中医:强烈地请求,请“取缔”中医吧!》

@所有人,本文并非黑中医,愿每个中医人认真细度此文。

来源:雪球  作者:释老毛

 

自近代以来,不乏有要求取缔中医者,甚至有些文化名人也在反对中医的行列之内。中南大学的张功耀教授为了要求取缔中医,还在网上发起了签名活动,但收效甚微。

 

 

二十年我前学习中医的时候从来没有想到过,有朝一日我也会有取缔中医的想法,而且现在是强烈地要求取缔中医。随着我了解到的越来越多的医疗现状,我不能忍心我的患者受到这样的蒙蔽,我要对我的患者负责,对后来的不明真相的中医学子负责,因此我要大声疾呼:“我强烈请求取缔中医”,“中医不灭,天理难容”!

首先,中医的现状是出现了严重的人才断层,中医在事实上已经走向了衰落。与其让外人耻笑,不如先自掘坟墓,入土为安!

 

 

 

 

在当今中国,你到哪儿才能找到真正的中医看病呢?

 

 

2009年6月19日,首届“国医大师表彰会”在北京举行,全国有30个名老中医被命名为“国医大师”的称号。这30个人相当特殊,他们平均年龄为85岁,年龄最长者裘沛然先生,生于1913年1月,96岁高龄;年龄最小的为张学文教授,也已经74岁。其他的28位老人大多出生于上个世纪的20年代左右。在他们年事已高、即将退出历史舞台时,这样空前高规格的国家级头衔,能拯救日益颓废的中医吗?在这30位国医大师中仅有19位到场,其余的大多因为年高体弱而缺席。就在表彰会举行的一周之前,87岁的国医大师张镜人先生先行离世而去了。在表彰会召开的二十天后,2009年7月8日,王绵之教授 仙逝,享年86岁。

今天这样高规格地表彰中医不是偶然的,中医在两千多年的历史上从来不曾有过这样高规格的待遇,而中医在两千年的历史上也从来不曾有过今天这么尴尬的处境!

 

 

在上个世纪的1911年辛亥革命前后中医队伍有80万人,由于战争和国民党的“废止中医”,到了上个世纪50年代时就只剩下27万了。到了现今高度重视中医的今天,全国屈指可数的中医不过50万人左右了。50年代我们有4亿人,而现在有14亿;50年代西医不过有4000人以上,而到现今已经发展到了的200万人的庞大队伍。现在全国共有医务工作者520万人,中医药工作人员约50万人,不足1/10。而现在50万人的中医其医疗水平是根本无法与以前的中医相比的。

 

 

现在大部分中医都是看化验单,开点西药,真正能按照传统中医“辨证论治”看病的不足两三万人。再过十几年一旦“残余”的这些中医师都退休了,那么中国实际上就没有几个中医师了,而没有中医师也自然也就没有中医了。

中医的衰落啊真是令人触目惊心!真令人有“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感慨!

现在全国已然是这种状况了,不取缔中医它能发展到哪儿去呢?面对众多的医治无门的疑难病患者,我们应该让他们去哪里看中医呢?

 

 

据统计全国的名中医人数已经从上个世纪80年代的5000余名骤减至现在的不足500名。如果把这500名老中医分配到全国,每个省份不足20名;如果分配到全国2000多个县,每4个县才会分到一个!如果再分配到大城市呢?就以人口超过一千万的西安市而言,难怪患者总是抱怨说找不到好中医!诺大个中国啊,到哪里去找中医呢?

现在还有人看中医吗?在医疗市场化的今天,中医早已经成了医院的摆设和样品。中国拥有卫生机 构85705个,其中中医医疗机构的数字已下降到3009家,接近1/30。80%以上的受访者表示自己“相信中医”,但仅有20—30%的人接受过中医治疗。中国年患病人次42亿人次,就诊39亿人次,全国中医医院的年诊疗人次已经降到 不到3亿人次。

还是取缔了中医为好,也省得有人总是喊叫“中医不科学”了。

 

 

患病怎么办?到国外去看中医吧。当代人类疾病尚不能缺少中医,但中国人把自己的宝贝当垃圾一样丢掉了,这能怪谁呢?就在国内大吵大嚷要不要废除中医的同时,西方发达国家却正在把中医和中药“当宝”,越来越多的欧美人接受中医针灸和中药治疗,并且研究中医,开发中医,中医今天的状况是“内冷而外热”。日本医学权威大眆敬节弥留之际嘱其弟子:“现在我们向中国学习中医,10年后让中国向我们学习。”与其让外国人耻笑,不如先自掘坟墓,入土为安!

 

 

其次,失败的中医教育造就的新中医临床疗效下降,实际上就是假中医。取缔中医是为了打假,保护患者的合法权益。

 

 

 

 

 

中医现在最大的危机是后继无人。

 

 

我国有32所中医药院校,说是中医学院或中医药大学,其实没有一所是名副其实的中医高等学府,都是“中西医结合”的院校。在中医高等院校内大多数学生1/3的时间学西医,1/3的时间学英语,剩下的时间学中医。

国家这么多年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扶持中医药方面的研究,可是研究的成果实在是微乎其微。把钱都投入到实验室和小白鼠身上打了水漂了,要么就是某些当权者的中饱私囊。中医最主要的基础理论的研究现在还是一塌糊涂,教材对于基本的概念至今仍然是含混不清,比如经络,这么多年的研究至今竟然说不清经络的实质究竟是什么?还有比如三焦、命门等的概念,与其浪费人力和财力,不如一“取了之。
“现在中医学院培养出来的恰恰是中医的掘墓人。”好些中医学院的老师在给学生上课的时候对中医妄自菲薄,有些老师讲脉学的时候竟然大言不惭地说:“脉学是骗人的,没有什么临床意义。”这样的老师能培养出什么样的学生呢?老师都不相信中医,学生又有什么兴趣可言。中医是和实践联系很紧密的一门学问,毕业后是要救死扶伤的,这样的学生日后从事临床,你放心吗?

曾几何时,中医因为治病高效而安全而为世人所称誉,针灸也曾走出国门,为我们赢得了荣誉。但现今的问题是,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有关中药的不良反应甚至严重的医疗事故。这是为什么呢?鱼腥草针剂打死了人,双黄连针灸现在也把人打死了,就拿治病效果很好的中成药针剂清开灵来说,据统计它的不良反应也有10种之多。出现事故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盲目地把中药现代化,而不顾中医中药自身的发展规律,只能是自食恶果,玷污了中医的名声。中医要求辨证论治的,现在的中医都把中药当做西药一样来应用,怎么会不出问题呢?

 

 

 

 

 

国家的法律规定中医是不能开西药的,但是却没有限制西医开中药,这真是一个歧视中医的规定。而假中医乱开中药更无法限制,中医自取灭亡,怪不得他人。

我认识的一个中医院长说,他们医院二十年没有招一个中医学院的本科毕业生。因为现在中医院也都是以西医为主了,要搞创收,中医比不过西医。据调查中医学院的毕业生大约有90%的找不到对口的中医临床工作,大约有60%的中医学院毕业生毕业后该行从事其他行业。好些学生对重要满怀憧憬,可是没有那么多的中医岗位需要他们。好些学生毕业后做了医药代表,因为这个可以在短时期内缓解他们的经济压力。中医要做到老中医才有前途可言,这对于刚刚走出校门的年轻学子来说,确实太遥远了。

 

 

中医目前正在不断地走下坡路,这个曾在理论上、实践上达到高度成熟而有效的医学,今天却因为无法传承而走向衰落。但我们不能容忍假中医的出现,为了打假,保护患者的合法权益,我们也要取缔中医!
最后,之所以要这么强烈的取缔中医,是适应医疗体制和法制社会的必然要求。
近年来我国的医疗现状呈现两极分化的态势。中医虽有实效、深受患者所欢迎,但同时因为中医中药过于廉价,在医疗走向市场化的经济社会,却不能为医院所重视。不论在哪个医院,中医门诊都是最萧条和冷落的科室,是最完不成“任务”和创收最差的科室。

为了钱,医院、医生会向患者建议去看廉价的中医吗?

 

 

中医之所以被压制,是因为中医治病花的钱不及西医的1%,对提高GDP更是没有什么益处 。 在医疗市场化的大环境下,中医必然会受到排斥。现在每二十家医院中,难得有一家独立的中医医院;每二十家个体诊所中,难得有一家独立的中医诊所。中医机构萎缩、人才凋零,其衰落之状况,可谓“飞流直下三千尺、门庭冷落车马稀”。终有一天中医会沦落成为一种普通的民俗疗法,然后渐渐地、渐渐地被人们所遗忘!

1999年出台的《执业医师法》使许多中医师尤其是学徒出身的中医师没有得到医师执业证,无法公开行医,据估计我国尚有15万没有行医执照的中医,成为 “政府取缔,人民批准”的“地下医生”。 一旦被发现是要以非法行医论罪的,可以进行取缔、罚款甚至判罪。据报载,2004年5万余无证行医户被取缔;2005年7月前又有3.4万非法行医户被取缔。当然这8万余人中肯定有一些骗子,但是其中肯定也有一部分应是未得到中医师执业证的民间医师。没有职称,没有文凭,这样就只能一生老死仍然是非法行医。在中医这个行业好似学历越高越不会看病,倒是民间老中医会看病,但是他们与现行的法律制度又格格不入。中医的管理现在是典型的外行领导内行,全国卫生厅厅长据我所知只有陕西的一个厅长是中医出身,其他的全部都要受制于西医。
  根据《执业医师法》的规定,执业中医师是不能动手术和开西药的。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有为数众多的中医师都在临床上既看中医,又看西医,有些在从事骨科、眼科和耳鼻喉科等的临床工作。从这点说,“全国中医院集体违法,每个中医师都有可能进入监狱。”今天的中国是一个法制健全的国家,怎么可能容忍这样蔑视法律的事情出现呢?对于这些公然违反法律的中医而言,取缔中医是法制社会的必然要求。

当前中国的医疗现状是,一方面患者求医无门,找不到合适的医生,医疗资源严重紧缺;而另一方面是医政卫生部门毫不留情地打击“非法”行医。

 

 

每年都要取缔数十万的“非法”行医,而这些“非法”行医就象是雨后的韭菜一样,割了一茬还有一茬,这是怎么回事呢?这些“非法”行医者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呢?其实除了极少数社会上的骗子以外,他们大多是有一技之长的民间中医和大中专院校的找不到医院的毕业生。他们是当今中国医疗界最为悲惨的一个群体。

某中医学院学生,毕业近二年尚未找到工作,于是去卫生局申办个体行医执照,卫生局告之曰:已停止审批一切个人申请。迫于生计,某生自设一诊所。开业后不久,却偏偏遇上“整顿医疗市场、打击非法行医”活动,卫生局执法队收缴了某生的毕业证书,并要罚款三千元。某生无奈之下,告之家人,其父叹道:家贫如此,供你读书多年已属不易,实指望你毕业后能为家分忧,谁知你不但难以自立,反而还要继续赔钱,既然如此,此证不要也罢!某生闻之,深感愧疚与屈辱,痛哭一场之后,将所有的中医书籍付之一炬,从今往后,誓不言医!

德国慕尼黑大学波克特教授早在1980年就一针见血地指出:

 

“中医药在中国至今没有受到文化上的虔诚对待,没有确定其科学传统地位而进行认识论的研究和合理的科学探讨,所受到的是教条式的轻视和文化摧残。这样做的不是外人,而是中国的医务人员。他们不承认在中国本土上的宝藏,为了追求时髦,用西方的术语胡乱消灭和模糊中医的信息,是中国的医生自己消灭了中医。”

 

 

 

那就用他这句话作为我强烈的请求“取缔”我所深爱的中医、我愿意为之付出毕生精力的中医的结尾吧!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