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套根据恋童癖经验编写的性教材,竟然被推广到了全世界;如今,它来到了中国

一套根据恋童癖经验编写的性教材,竟然被推广到了全世界;如今,它来到了中国

  随着性教育读本《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的被曝光,“性教育”的话题在中国被重视起来。在查阅世界多国性教育课本、读本后,网友发现《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并不“出格”,于是有些人批评中国家长需要启蒙,引起争议。

  无独有偶,加拿大家长也在对学生使用的与《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内容雷同的性教育大纲抗议。为何家长们不能接受这些“国际先进经验”?是家长们太保守了吗?

  经过《世界华人周刊》深层调查,一个在西方社会早已不是秘密的“秘密”被揭示出来。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风四海

上个世纪40~50年代,一位恋童癖的生物学家,通过采访恋童癖、娼妓等得出来一些统计数据,以此得出了“美国10%的男子都是同性恋”的骇人结论;并且,他根据自己的体会,认为性的需求从生到死都有,人们什么时候想要都应该去得到,因为性欲是无法控制的。

  

这个人,就是美国的金赛博士,他和合作者将这些理论写成了书,引起社会哗然。有些忠实的追随者以这套理论为基础,开发出来未成年人的性教育教材(读本),经过几十年的推广已经遍布全球,如今来到了中国。前一段被家长举报的《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和加拿大遭到抗议的性教育大纲同属此列。

这套教材体系被称为CSE(Comprehensive Sexuality Education)翻译为“全方位性教育”,最初由金赛虔诚的追随者玛丽•考尔德伦与金赛的密友、《金赛性学报告》的合著者沃德尔·波默罗伊及另外几位“志同道合”者开始研发。

考尔德伦和波默罗伊全盘接受金赛的理论。考尔德伦认为,“恋童癖本身并不是件坏事,或者邪恶的事。它只不过不为大众所接受罢了,所以你在街边不会看到这种事。”

波默罗伊不仅支持恋童,也支持乱伦,“成人与年轻小孩之间发生的性关系可以是令人非常满足的,是一种丰富人生的经验。乱伦的关系可以发展得很好。”

他们有这样的观点并不奇怪,因为他们所信奉的金赛就是这样所思所想的。金赛是双性恋者,他对性的观念与传统文明、文化、道德都不兼容。作为恋童癖,他不反对恋童。他和太太达成共识,双方都可以找其他性伴侣。从年轻时,金赛便将一些物品插入自己的尿道,以获取独特的感受并惩罚自己对男性的性趣。为了撰写报告,他在家里拍摄妻子与他的工作人员群交的影像,鼓励他的工作人员广泛地参与性交。

他们的另一位伙伴约翰·曼尼是心理学者,他创造了性别认同、性别角色等概念。曼尼认为性别只是个人感受,与生理特征、染色体等无关。曼尼也不反对恋童癖、乱伦,他认为恋童癖只是年龄悬殊的一对男女间的风流韵事;而“一个孩子与一位亲戚发生性关系并不一定是个问题。”

1964年,他们获得《花花公子》的资金支持,成立了美国性知识与教育协会(SIECUS)。这个协会是CSE的大本营。由于这些“专业”人士公开为乱伦、恋童癖辩护,被1980年4月14日的《时代周刊》称为“攻击最后的禁忌”“专业乱伦集团”。现在美国性知识与教育协会不再公然支持这些理论,却始终未对性关系双方合适的年龄、身份等给予明晰的界定。实际上,他们支持青少年发生性行为。

美国性知识与教育协会以对宗教般的虔诚来推广堕胎、节育、同性恋权利、性别识别、性自由等,同时也推广一些他们认可的其他观念。他们把这些观念巧妙地编写入性教育教材、读本,从娃娃抓起,试图改变人们的想法和社会风气。

在美国性知识与教育协会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类似团体在推广CSE大纲,形成了一个推广“集团军”,其中比较有名的是以支持堕胎而曾经长期获得美国政府资助的“计划生育联合会”(Planned Parenthood)。考尔德伦曾经担任计划生育联合会的医学指导。计划生育联合会也是拿着性产业的资助推广CSE的“急先锋”。如1993年,计划生育联合会接受了花花公子基金会10万美元的赞助,用以“重塑”佛罗里达州的性教育大纲。

花花公子给予的支持

  

CSE大纲如今已经被联合国承认。美国性知识与教育协会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合作伙伴,他们的前执行官担任主编的《全球性教育大纲已于2009年发布。在各国人民的抗议下,教科文组织删改了其中一些太“疯狂”、不科学的语言,但未删改的版本仍然可以查阅。

欧洲的CSE大纲中,4岁之前的孩子就被教给手淫的概念,并且告诉他们有权利决定自己“真正”的性别,灌输以同性恋的概念。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出版的《性和生育健康手册》中,将“静态物体、动物、未成年人、未征得(性交)同意者”列为引起性愉悦的反应物。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广的大纲中,9岁的孩子要了解“性刺激”(身体和大脑感知)和性高潮的定义及功能;15岁的孩子被告知无论男女都可以和同性或异性感受性生活的愉悦。

在计划生育联合会推出的《全面唯一》(It’s All One)教材中,极力推广性愉悦;为学生列出多种性行为的方式;列出表格让孩子们判断自己是否已经做好性行为的准备。

不仅大纲如此,一些相关组织出版的“性科普”著作中不乏“疯狂”之语。如为年轻艾滋病患者编写的《健康、快乐、性感》(Healthy, Happy and Hot)一书中,他们给出的建议是:“一些国家的法律规定,艾滋病毒携带者在与性伴侣(们)性交前,甚至使用安全套,或者进行一些感染风险低的活动前,也必须告知对方你携带艾滋病毒。这是对艾滋病毒性携带者的人权的剥夺!

《健康、快乐、性感》封面

管中窥豹,对这套理论体系可见一斑。因此,尽管它的口号是为孩子们提供适龄、全面、以事实为基础的健康的性教育,防止青少年怀孕、预防艾滋病、防止性虐待、提倡性别平等,但却遭到世界各地的抵制。反对者认为,其中充斥着对性的过度渲染,是对孩子的误导、诱惑,是教唆未成年人进行性活动。

支持CSE大纲的团体和联合国机构,如教科文组织、人口基金、儿童基金会、世界卫生组织、国际计划生育联合会等对推广CSE不遗余力,甚至对人口仅万人的瑙鲁也不放过。瑙鲁位于南太平洋,国土面积21.3平方公里,是联合国最小的成员国。瑙鲁政府就曾被威胁,如果不接纳CSE性教育大纲等,联合国将禁止其他国家对其进行经济援助。尼日利亚政府也收到过同样的威胁。

面对中国这样有自己传统、较为坚固的意识形态的大国,联合国不能像对待瑙鲁、尼日利亚那样简单、粗暴,但CSE也终于渗透进来。《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的主编在美国期间,曾在计划生育联合会工作三年(实习教育工作者,2000—2003)。推广义工也在采访中说过,他们去美国的计划生育联合会参观、接受过培训。联合国人口基金2015年出版的CSE推广报告中,《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在打工子弟学校的试验被列入第四章“实施评估”中的一节

联合国人口基金2015年出版的CSE推广报告

  

CSE类读物中,那些貌似科学的陈述给孩子带来什么恶劣影响呢?

首先,CSE有意将一切“性化”,不符合儿童认知规律,超越了未成年人实际的接受能力。

如让7岁的孩子看裸体性交图,并理解“爸爸的阴茎放入妈妈的阴道”等。儿童心理发展与性教育专家、家庭教育专家胡萍指出的,《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中的图是对西方同类图片的模仿,“把应该给10~12岁孩子讲解的内容和认知模式强行放进7~8岁孩子的教材中。”“提前唤醒孩子对性活动的关注,扰乱了儿童自身对性探索发展的进程,这是对儿童性心理发展正常轨迹的破坏。”

《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书中插图

又如,一些教材、卡通读物中,以“科普”的名义大肆向孩子展示限制级的图片,而那些通常在电视、报纸、电影等各种其他媒体中被禁止或者打马赛克。

第二,CSE中有些观念是严重的误导,甚至会危及孩子们生命。

比如教唆未成年人发生性行为,会将他们置于危险的境地。人的大脑中的背外侧前额叶皮层一般要到20岁以后才长成,而这部分是负责作决定、考虑行为后果的。未成年人由于脑部发育的限制,往往做事欠缺周密的考虑、不计后果。另外,女性的子宫颈也要到20岁左右基本完善,之前表皮细胞薄弱,极易感染性病。

又如,大纲认为,性病的发生是随机的。事实上,女性较男性更易感染性病;未成年人较成年人更易感染性病;同性恋群体更易感染性病。对安全套“万能”的宣传更是非常危险。安全套不仅不能百分之百避孕,更不能完全防止感染性病,尤其是人乳头瘤病毒和艾滋病毒。

美国疾控中心2014年新诊断艾滋病案例比较图。红色部分分别为:黑人、白人和南美拉丁裔男男性行为者

美国著名医生格雷斯曼关于安省性教育大纲的专题演讲

第三,CSE对于性取向、性别自述、性别认同等观念混乱,带给孩子们和社会更大的混乱。

性取向的成因尚在研究中,学界并无定论。同性恋是人类中的少数,不是一个普发现象。社会不应该歧视非异性恋者,但不歧视不意味要去倡导、鼓励。在介绍这些概念时,应该是比较谨慎,而在《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中,将双性恋的性取向比喻为“就像有人喜欢吃辣的食物也喜欢吃甜的食物,没有什么好奇的。”饮食口味与心理、染色体、生理学构造等都没有关系,怎么能和性取向一样呢?人们在公共场合可以吃东西,但不会进行性生活。两者根本无从比拟,逻辑混乱的比喻并不能帮助孩子们清晰地认识性的问题,只能让他们丧失对性的郑重的态度。

  

  《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书中插图

CSE理论中,关于性别观念的理论本身也很混乱。一方面主张同性恋、双性恋是天然的,一方面又宣称性别是每天都可以由自己内心的感受决定的,认为纯粹的男性和女性之间还有很多种性别。就是说,一个人今天可以认为自己是男人,明天可以认为自己是女人。

而在被CSE覆盖的北美的有些地方,教育局甚至允许孩子们15岁后可以不经过家长同意做性别改变——如果家长阻止,就是虐待孩子,某些组织有权利将孩子接管。

  

为何这些机构要如此“辛劳”地推广CSE大纲和读本?要这样剥夺家长对孩子这些方面的监护权?为何要给孩子们超前灌输如此大量的性的相关信息?

一些抵制机构给出了答案:性生活低龄化、教唆未成年人发生性行为、禁止父母对孩子思想和性行为的干涉,无疑为性工业和那些为青少年提供性咨询指导、协助变性的组织注入大量新鲜血液,提供数以亿计的潜在客户。当未成年人抛弃或失去家庭的帮助和支持时,他们只能无条件地依赖那些组织,任其操控。

中国需要性教育,但CSE大纲适合中国吗?CSE大纲对中国学生的危害将会更大。因为对于中国学生来说,由于习惯于应试教育,很少反对老师和教材,又不具备在家庭讨论这类话题的习惯,更容易被误导。中国人口密集,一旦艾滋病等性病爆发,后果不堪设想。

格雷斯曼医生说,“一般来看,当性自由至上的时候,性的健康就会付出代价。” 是让孩子们今后的人生“性化”、围绕着“性欲”做各种抉择?还是让他们从容、健康地过一生?CSE的推广和抵制,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尽管推广者有庞大的组织和基金支持,甚至扛着联合国的大旗,但只要家长和政府齐心协力,还是可以将其拒之门外,保护孩子免受侵害——克罗地亚已经将CSE大纲关在了门外。几天前,美国加州的丘帕蒂诺市家长也联合抵制,否定了这类教材在当地的推广。

CSE已经入侵中国,它披着科普的华衣,以全球“共识”来迷惑家长——当我们查阅国外的性教育读完和课本时,发现都是大同小异,会误以为《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并不“过分”。其实它们根本就是一回事!

再不警醒,孩子们就被卷入洪流。如何开展适度、正确的性教育课程,也是教育主管部门、专家、学校、家长需要认真思考、通力协作的大事,马虎不得。在CSE的步步紧逼下,性教育的争夺战直接影响到孩子的三观塑造,关乎他们的未来!

任重而道远!

参考资料:

网易公开课《孩子亲身经历的战争》http://t.cn/R6K5E4h

  http://dwz.cn/5DQYjq

  http://t.cn/R6KtGXn

  http://t.cn/R6KttAt

  http://t.cn/R6KtVqd

  http://www.parentsalliance.ca

  http://www.kairosjournal.org

  http://sep9.cn/ynasbd

  南方周末《性教育的非官方试验》http://dwz.cn/5DR2oF

  http://t.cn/R6Kt9ri

  http://peaceontario.com

  http://www.popcouncil.org/uploads/pdfs/2011PGY_ItsAllOneGuidelines_en.pdf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