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铭:谈谈资本与信用——与陈老师商榷

Tags粮票
吴铭:谈谈资本与信用——与陈老师商榷

  谈谈资本与信用——与陈老师商榷

  作者:吴铭(20200529)

  注:类似的文章,我好像写过。今天,再写一回。

  看了陈元老师关于资本与信用的论述,感觉隔靴搔痒,绕了半天,没有抓住信用的本质。应朋友之邀,特撰此小文以与陈老师商榷,请批评指正。

  陈元老师讲的资本的信用,实际是货币的信用问题,资本的表现形式、外在形式或者说载体,是货币。脱离了货币,就没有资本。资本的信用,就体现在其货币的信用上,而不体现在其他什么东西上。货币没有信用,则相应资本也就没有信用。

  这个世界上,按照大鱼吃小鱼的顺序,大致可以区分为金融资本、商业资本、工业资本。我感觉,汉朝的盐铁铜专营,就可以视为工业资本。而汉武帝时的货币专铸,可以视为金融资本,当然,是朝庭要垄断金融资本。常平仓,属于商业资本,也是朝庭占据压倒性优势。汉朝,搞的不是市场经济,应该大约就是所谓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

  货币的信用如何体现、如何保证?货币的信用,就是货币的购买力是否稳定甚至是固定。在王朝统治的范围(王朝所发行的货币的流通范围)之内,一斤盐,就是一毛钱,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是这样;一斤大米,就是三毛钱,什么时候都这样,既不涨价,又不跌价,也不缺货。这就是货币的信用:价稳、货足。

  信用,指的就是货币的信用,不是什么资本的信用。信用,不是发誓赌咒!不是以人格担保,政府的发誓担保也不行,你要是骗子怎么办?你这个政府要是骗子政府怎么办?个人的信用、政府的信用,和货币的信用是两码事,别混在一起讲,也不能类比。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找到货币信用的具体本质和具体规律,认清这个本质,遵守这个规律。

  货币,可以区分为三类:一是黄金白银,或者铜,或者大米,布匹,羊之类,就叫原始货币吧。二是与黄金白银挂钩的纸币,比如宋朝的交子,清朝山西票号的银票,还有布雷顿森林体系之下的美元、英镑、马克等,注意是是布雷顿森林体系之下的这些货币,因为,有布雷顿森林条约规定,这些货币都与黄金挂钩,本质上就是“金票”,与山西票号的银票,本质上是一回事,就叫旧货币吧。三是与商品实物挂钩的纸币,比如今天的纸币,就叫新货币吧。

  第一种货币,原始货币,因为其本身就是商品,有使用价值。所以,不存在信用问题,不需要谁来保证这些货币的信用。

  第二种货币,旧币,本质都是银票。这就需要货币的发行方,必须确保足额、方便地兑换,发行方必须有足够的黄金白银储备。不然,就出现挤兑,破坏信用,导致货币崩溃。美元于1970年代初宣告与黄金脱钩,实际就是遇到了挤兑,这意味着美元信用扫地了,即崩溃。现在,为了粉饰“美元是世界货币”这个骗局,主流学术界好像在拼命掩盖美元的这次信用崩溃。

  从信用,这个货币最关键的特点上看,美元不是什么世界货币,甚至,也不是美国的货币,或者,根本就不是一种货币。别怪我说话难听、违背常识。

  汉朝的五铢钱,兼有第一种货币和第二种货币的性质,非常特殊。需要发行者提供信用保障。

  第三货币,就是今天全世界最常见的货币,我们讨论的关键问题就是这些货币的信用如何保证。就是说,如何保证这种货币能够价稳、货足。

  实际上,这也不是什么难题,已经是中国历史上常见不鲜的问题,而且解决得相当好。

  汉朝发行五铢钱,“铢”,是一种货币单位,大约相当于现在的“角”“元”之类,与粮食按斤买卖是一样的。但是,多少铢才可以购买一斤食粮,却是人为规定的。这好比是现在的长度基本单位“米”,其长度,是人为规定的,目的在于统一度量衡,方便社会。这个,规定多长是一米就多长是一米,没有什么关系,只要统一、稳定即可。

  比方说,汉朝中央规定,一铢钱,就是一斤米,那么,汉朝中央,为了确保铢的信用,在向臣民们提供铢这种货币的同时,必须长期地确保有足够的大米、稳定的价格向臣民们销售。

  如何确保有足够的大米(也包括其他商品)、稳定的价格向臣民们出售?

  很简单,汉朝就建立了常平仓、盐铁铜专营,就是国有商业和实体生产企业。他们出售的商品,就可以确保遵守朝庭指定的价格。丰收季节,国家拿出所发行的五铢钱,以适当高于市场的价格,采购农民手中的大米。就是说,所发行的五铢钱,交给了国营企业来使用,这样,农民通过交售大米,就获得了五铢钱。农民为什么要相信五铢钱的信用?因为朝庭还开办了盐铁铜布等国营商店,那里面的商品价格合适,而且,只能用五铢钱购买,不收其他货币。歉收季节,或者市场上缺货,朝庭再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向市场出售这些大米,而且,也同样只能用五铢钱购买,不能使用其他货币。要说“锚”,大米、盐铁铜等国家控制生产和出售的产品,才是五铢钱的“锚”!

  在五铢钱的发行方面,要注意发行量,笼统地说,就是根据市场需要发行货币。经济发展了,用于交易的物资多了,就必然需要增加发行货币。这个增加发行货币的权利,掌握在朝庭手中,由朝庭按照生产情况、交易量情况,以及市场上现有流通的货币总量情况,增发货币,并交给国营企业使用。所以,货币的增发,不是可以随意量化宽松的。也不能不增发货币,那样不利于商品流通,不利于生产发展。

  更关键的是发行对向:全民所有制国营企业!让国营企业使用五铢钱为交易媒介和价值尺度,开展商品交易活动和发展生产,采盐采矿。这样,才能确保定价稳定甚至是固定。

  这个道理,大约就是《盐铁论》所讲的道理。

  新中国在货币与商品的关系方面,我觉得,是完全遵守《盐铁论》所体现的规律的。所不同的地方在于,一是新中国更加注重发展公有制生产,二是用劳动价值论确定商品价格。

  首先,人民政权完全控制货币发行,绝对不允许其他外币在中国发行,而发行的货币都必须交给国营企业事业单位来使用。国营企业事业有没有义务还回本钱?没有这个义务。我发行给钱学森、邓稼先的钱,并不是要你还钱,而是要使用这些钱,调动社会资源,要你用这些资源研制出“两弹一星”!这就是成果。当两弹一星成功之后,这些钱,就是你的了;就是“两弹一星”没有成功,这些钱也是你的,因为你们努力了,真心努力了,继续努力吧,直到成功。要不要利润,当然不要,连本钱也不能要。

  私有企业,可以从商业银行贷款,有可能要利息,而且贷款量不会太大,因为我们要发展公有制嘛,大型的科研并不需要贷款;私有企业,不能是货币发行对向。

  钱学森邓稼先拿着这些钱,向谁购买物资?向其他国营企业购买物资,也可以向自由市场采购。那么,国营企业提供物资的价格怎么定?由国家根据劳动价值定,不能高也不能低,也不能变来变去乱涨价,当然,工人阶级非常慷慨,一听说钱学森要东西,免费提供、免费运输。从自由市场采购物资,价格谁来定?由小商小贩们自己定。但这部分物资占比很少,而且,小商贩有国营商业这个重大竞争对手,也不能太放肆,这就不影响国家的定价权了。

  就是说,国家必须有自己的完备的、遍及全国的采购供销体系,把绝大部分国营产品采购过来、供销出去,确保国家按照劳动价值论制定的价格,确保有足够的商品供应。这是其次。

  那么,经济是什么意思?经济,就是发展生产、搞各项建设的意思,就是把生产和建设的比例合理化的意思。

  足够的丰富的商品供应,就是社会富裕的意思。要想社会富裕,就得发展生产,要想社会方便高效,就得搞建设,修铁路、机场、码头、电能、医院、学校,赤脚医生、爱国卫生运动、消灭传染病、妇女解放、扫盲、民主管理之类。而搞建设,是需要工农业生产给予支持的,是以工农业生产大发展为基础的。

  足够的商品,还要以稳定的价格供应,人家生产者为什么要听命于你的价格?为什么要用稳定的价格向你提供商品?人家不要高额利润吗?不要,为什么不要?因为,这些都是国营企业,什么价格国家说得算。当然,也不让他们吃亏,不是说了吗?按照劳动价值论确定他们商品的价格。

  这样,生产力提高,生产得越多,产品越丰富,质量越好,功能越强大,则国家就越富裕。所以,国有经济发展的重点,是生产和建设。当然,这其中必须有科研。这是第三。

  如何发展生产、提高建设速度?重点是劳动者,是解放劳动者,比如扫盲、学科学,提高认识能力水平,治病救人,身体健康了,生活能力就强了,移风易俗,妇女解放,参加生产劳动;民主管理,发挥大力的积极性创造性,各尽所能;社会主义教育,思想改造,集体主义,要有整体观念,顾全大局,不能搞小集体主义,因小失大,等等。

  简单地说,货币的信用,就是由我领导下的工农兵学商等劳动者,使用我发行的货币,按照我根据劳动价值论确定的价格,在我建立的国营购销体系上,采购、出售我领导下的工农兵学商生产的商品。再简单点,就是我的人用我的钱在我的交易平台上按照我定的价格做各取所需要的公平交易。

  这样,确保信用,必须确保以下四个要素:一是政权必须垄断货币发行权,以便确定合理的发行数量和发行时机,发行对向必须是国营企业事业、发行领域必须是工农业发展的重点领域,二是必须有一个全国性的政权掌握之下的公有制采购出售体系,私有的商业体系是不接受国家确定的价格的;三是必须有独立完备、门类齐全、结构合理的工农业生产体系,以便源源不断提供足够种类、数量、确保质量的商品,而且也接受政权明确的出售价格;四是必须按照劳动价价值论,对所有公有制之下生产、出售的商品给予明确稳定的定价。

  还有没有用其他什么手段确保新币的信用,或者说确保资本的信用?没有,一个也没有。

  四个要素,缺一不可。四要素中,定价,是灵魂,是关键,而确保定价,就必须确保另外三个要素。

  有人要回到旧币时代,提出以黄金为“锚”,建立人民币的信用。这应该是很荒谬的建议。

  我是坚决反对开放市场、引进外资、出口创汇的。因为,这些政策,导致了发行权、定价权完全丧失,导致了公有制主体地位丧失,导致了人民币成了外币的代用券,当然,人民政权也丧失了使用人民币为国内外贸易定价的权力。

  我觉得,如果把一个经济体比作一头牛,那么,发行权就是牛头,而发行对向、发行领域,则就是牛鼻子。引进外资、扩大开放之类的政策,意味着中国,把人民币的发行权让给了外资,那么,中国经济这头牛,就不是中国人的了。要抢回这头牛,就必须从夺回货币发行权这个牛鼻子入手。所以,我支持财政部的“赤字货币化”。

  当然,光抓住牛鼻子还不够,还要继续努力,停止引进外资、扩大开放的荒谬政策,以收复整个发行权;争取人民币在对外贸易中的结算权,以夺回这个结算权,为推进中国主导的世界经济体系准备前提条件。建立国营商业体系,大力发展公有制经济。不再细说了。

  最后讲一下票证制度。许多同志认为,那是因为商品不够丰富,所采取的一种制度。其实不对。票证制度,是一种分配制度,是确保商品价格稳定(即货币的信用)、防止私有商业资本囤积炒作的必要手段,和商品充足与否无关。即使今天,票证制度仍然在某些地区实施。比如,北京的通州地区,为了落实“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就规定一对夫妻只能购买一套房子,本质就是一种票证制度。

  我想我讲明白了。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