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铭:谈谈货币的价值尺度功能及数字货币

吴铭:谈谈货币的价值尺度功能及数字货币

  谈谈货币的价值尺度功能及数字货币

  作者:吴铭(20191108)

  货币是交易的媒介,没有货币交易很难大规模发展。大米、猪羊、鸡蛋、布匹等商品,都可以作为交易的媒介,也就相当于货币,但是,没有黄金白银稳定、方便,不利于交易的大规模、远距离展开。所以,黄金白银成了最为人们所接受、最为广泛使用、最稳定的货币。但即使是黄金白银成为主流货币的情况下,也没有完全把大米、猪羊、鸡蛋、布匹等小商品的交易媒介作用排挤掉。原因在于,这些媒介都有极强的稳定性,可以弥补黄金、白银量的不足。

  传统的黄金、白银,大米、猪羊、鸡蛋、布匹等,作为货币,它们既有商品价值也有使用价值。不管哪个阶级当政、哪个军阀当政,因为其有使用价值,这些东西都可以作为货币使用,不存在信用问题。使用价值的存在,意味着其具有非常稳定的作为衡量价值尺度的功能。

  既可以作为方便的交易媒介,又具有使用价值使其在衡量商品价值方面有稳定性,这是货币两个本质特征,缺一不可。人们常注意货币的交易媒介功能,但,对价值尺度功能,特别是稳定性,常忽视,甚至是刻意忽略。

  与传统的金银、大米、猪羊、鸡蛋、布匹相比,纸币就不同了。

  纸币,没有使用价值。传统的纸币,是黄金、白银的记账,其信用还是因为其背后的黄金、白银。比如中国传统的银票、布雷顿森林体系之下的美元等。当然,这些纸币没有相应足够的黄金白银与之稳定对应,或者因为存储、运输等原因,很容易币值贬值、很容易导致挤兑,从而产生货币崩溃。1970年代美国宣告美元与黄金脱钩,本质原因就是美元遇到了挤兑问题,没有足够的黄金兑换其发行的美元。结果,当然是美元的信用崩溃,无人敢用,是对美国经济的沉重打击。

  把黄金或者白银作为纸币的锚,即纸币的信用,那么,要使这种纸币有足够的信用,就必须有足够的黄金储备,而且必须固定纸币和黄金白银兑换数量,不能改变,既纸币不能贬值,贬值,就是欺骗、掠夺把这种纸币当作结算货币的商家、群众。就是说,纸币除了交易媒介的功能,还要强调价值尺度的功能,这个功能不能偏废,这个尺度功能,必须由发行货币的政权提供,这是其不可推卸的义务!

  价值尺度,必须稳定,如同尺子一样,不能一会长、一会短,那样测出的结果肯定是不统一的、错误的。

  纸币,当与黄金、白银脱钩以后,在政权的威压和各种误导之下,仍然可以作为交易媒介。但是,其价值尺度的稳定性,如何维持?大家都知道,布雷顿森林体系之下,美元与黄金相挂钩时,美元一直是贬值的,所以,其信用也就是稳定性,一直不好。不光美元如此,其他与黄金直接挂钩、间接挂钩的货币,有史以来,均如此。

  那么,今天,纸币已经不和任何商品挂钩的情况下,其价值尺的稳定性,如何保持?从当前的资本主义社会货币运行情况看,无法保持,所有纸币,都必然是不断贬值、迅速贬值。这和旧中国军阀发行的货币完全一样,就是对群众的一种敲诈、勒索!是一种欺骗,根本不是什么货币!所谓“信用货币”,其实是无信用货币。所谓“国家主权信用”,其实,国家主权并不保证其货币的信用。宣扬“国家主权信用”这种概念,其实就是欺骗。

  不与黄金、白银挂钩,这样,纸币如何维护其信用?

  只有一种办法,就是与相应的商品挂钩或者劳动直接挂钩,即用若干重要商品来为货币定价,这若干商品比如粮食、肉类、石油、钢铁、军火等,就相当于黄金白银之于传统货币。这相应的商品,必须是货币的发行机构负责充分提供的。

  通常,货币的发行机构是国家政权支持下的银行,银行是国家政权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种重要商品,必须由发行货币的银行背后的政权保障足够提供!

  主权国家,一方面建立自己的银行网络体系,通过银行,向企业、事业、军队、群众发行货币(所谓发行货币,就是有计划地把印出来的纸币给这些单位和人,让他们去市场上购买商品。理解成发钱,也可以);另一方面,建立自己的生产(含加工、存储、运输)、购销体系。购销体系,只有在政府完全控制之下,才能按照政府所确定的价格收购和出售政府所控制下的工农业体系(即国营工农业)生产的产品,确保用这些商品为其货币提供稳定甚至是固定定价,私有供销体系是无法确保政权的稳定定价的,更不能确保固定定价。就是说,政府控制下的工农业生产体系、购销体系,因为政府控制的定价,而和自己控制的银行发行的货币结婚了。

  这样,政府银行发行的货币,通过政府控制的定价而和政府控制的工农业生产体系和购销体系提供的商品建立联系,就保证了这种货币既是商品交易的媒介,同时又是衡量商品价值的尺度,而且,因为政府能够保证定价稳定,也就保证了这个尺度的稳定,也就在没有黄金、白银的情况下,保证了货币信用的稳定。

  注意,因为政府控制定价,所以,这种定价体系,同时也是一种关键的分配体系。如要想让农民富,只要增加农产品定价、降低农资定价即可。比如今天的农产口价格奇低,伤害农民利益,但如果是计划经济条件下,只要相应提高农产品定价,或者降低农业生产资料价格,即可提高农民收益、减少其开支。

  因为货币要和商品通过政府的定价权进行挂钩以确保货币的价值尺度固定,所以,政府必须控制银行、控制生产、控制购销、尤其是控制定价,货币的发行数量(即发行多少钱)、发行方式(即把钱发给谁)、发行时机(即何时发行、针对何种生产发行),必须接受工农业生产能力的限制,不能随意“量化宽松”。这只有在政府主导下的公有制计划经济条件即社会主义生产下才能实现!只有在公有制计划经济条件下,纸币才可以既可以作为交易媒介,同时又作为稳定的价值尺度。我想,这应该是计划经济和所谓市场经济之本质不同。

  资本主义条件下,金融与生产是分离的,是相对独立甚至是对立的。就是说,资产阶级政府,既不控制生产,也不控制购销,更加不控制银行和货币的发行,当然也不负责定价。这一切,都交给了所谓市场,其实,这些完全都由大资本来控制。大资本就可以通过自己操纵的生产、销售和定价,欺诈、压榨工人和生产型企业,同时,也欺诈、压榨、剥夺其他接受其货币结算权的国家。政权或者银行,均不负责固定定价,这意味着资本主义国家或者说市场经济国家的货币根本没有什么信用,根本不存在什么“国家主权信用”。

  美国鬼子喜欢“量化宽松”,其实,所有的资本主义国家,都一直在“量化宽松”!一直在通货膨胀,无一刻例外、无一国例外!因为生产、购销、货币发行与定价是隔离的、对立的,所以,它们的货币不具备价值尺度的功能,它们政府也无法解决这个问题,甚至不打算解决这个问题,再甚至,认为这根本不是问题、刻意掩盖这个问题。

  为什么纸币作为价值尺度的功能,被忽视呢?这是刻意的忽视,也资本主义国家无法实现这个本质功能,只能片面强调货币的交易媒介功能,抹煞货币作为价值尺度的功能,从而欺骗、压榨工人农民等劳动者,欺骗压榨那些资本输入国,比如正在扩大开放、引进外资的中国。

  如果是黄金、白银或者大米、猪羊肉、鸡蛋、布匹作为货币,那么,资本主义国家就无法对外资本输出,只能商品输出,无法对外资本输出。因为这些“货币”,其实也是商品。

  资本主义的货币与黄金白银脱钩,成为所谓纯“信用货币”,其实是资本主义对外掠夺、欺诈的需要。

  资本主义的货币,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货币,是完全不能相比的。资本主义的货币,是利用政权的强迫而成为交易媒介、欺诈工具,但完全不具备价值尺度的功能,完全是假币;而社会主义计划经条件下的货币,因为有国家定价、生产、购销、银行体系的四位一体,所以,确保了货币在作为交易媒介的同时,也是稳定的价值衡量尺度,是真币。

  就是说,公有制计划经济条件下的人民币,因为政权的固定定价职能,所以远远优越于、强大于资本主义国家的货币。所以,上世纪70年代初,人民币轻易击败英法西德等国货币,成为贸易结算货币。英法西德国的商人为什么接受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因为,他们自己的英镑、法郎、马克,远不如人民币稳定,他们本身也讨厌其货币。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意味着他们肯定不会吃亏,尤其不会吃其本国金融资本的亏。

  日本在上世纪70、80年代为什么经济腾飞?我觉得,日元在和中国贸易中有结算地位,是个关键原因(请方家研究这个问题!)。另外,日本商品大量占据中国市场是另外一个重要原因。认为日本经济腾飞是其制度优势的说法或者是和美国关系好的想法,我想是不动脑子、无脑子的想法。

  今天的人民币的经济基础已经远不如计划经济时代了,已经没有国营工农业生产、全国性国营购销体系及国家的定价权替其背书了。但因为仍有国有企业背书、有政权背书,今天的人民币仍然优越于、强大于美元!仍然有一定的价值尺度的功能。而美元完全没有价值尺度的功能。价值尺度的功能,是由政府的定价权来确保的,而定价权又以政府能够控制的生产、购销及银行货币发行为支撑的,不是所谓经济学家所能赋予的。

  把美元作为中国外贸的结算货币、储备美元、引进美元外资,完全是一种上当受骗。有些人,则是充当了美国殖民中国的打手、伪军,这些人不是上当,而是帮凶、同案犯。

  引进外资、开放中国金融机构并取消51%股比限制、取消外资在华金融机构的业务范围限制,更加荒唐,意味着连人民币的发行、存贷、支付、投资、控制机构也不要了。政府的定价权力和义务,也完全不要了。这就是彻底的殖民地。完全开放金融机构,意味着人民币已经死了,今天的人民币,其实是美元在中国的代用券,是人民币的尸体、美元的魂!是美元的借尸体还魂。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所谓数字货币。我看了几篇有关的文章,讲了半天“区块链”,我完全没有搞懂数字货币是个什么东西。所谓区块链,无非是一种网络技术,完全不可能改变货币作为交易媒介和价值尺度的功能。一位叫黄某帆的人说,中国的数字货币研究已经成熟,我看,不可信。一种货币,光靠学者研究和设计,而完全没有实践,怎么可能成熟?那些主张发行数字货币的人,似乎完全把货币作为独立于生产、购销、定价、甚至银行之外的一个独立的东西。把数字货币仅仅作为一种交易媒介,将其与银行、与生产、与购销、定价均的关系均切断,更不提其价值尺度功能。我想,这不是货币,这很可能是一种欺诈手段。恐怕,用所谓数字货币,掩盖人民币是美元代用券的本质,最终连人民币这个尸体也不要了,这才是数字货币被金融当局鼓吹的根本原因。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