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人的社会主义,穷人的资本主义

富人的社会主义,穷人的资本主义

“美国永远不会成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特朗普在国情咨文报告中宣称。有些人应当提醒特朗普注意,美国现在是社会主义滋生的温床。但这个社会主义是富人们的社会主义。穷人们生活在残酷的资本主义之中。

在保守派看来,社会主义意味着有许多人可以不劳而获。感谢特朗普的削减税收政策,美国最大的几个银行去年一年节省了210亿美元,而银行的高管们也因此多拿了不少奖金。这简直是“不劳而获”一词的绝佳注脚。另一方面,超过4000个较低级别的银行职员面临的是严酷的资本主义。他们丢掉了自己的工作。

那些宛如庞然大物的银行每一年享受了大约830亿美元的隐形补贴,这是因为面临更少风险的债权人在押金和贷款上得到的利息也更少了。去年,华尔街的奖金池有314亿美金。如果撤掉这些隐形补贴,奖金池就会消失。

川普和他任命的美联储职员正在放松对银行的要求,让它们可以“大而不能倒”。

特朗普给富人社会主义,而给所有其他人严酷的资本主义。通用汽车公司在联邦政府的合同中得到了超过6亿美金,另加5亿美金的减税优惠。这对公司高管可是好事。2017年一年,公司的CEO玛丽·巴拉(Mary Barra)收入多达2200万美金。

但通用汽车公司的普通雇员则没有享受到“社会主义”的好处。公司正计划在2019年年底之前解雇超过1万4千名员工,并关闭三个装配厂以及两家零件厂。

特朗普在经商时就懂得如何利用破产来避免糟糕决策造成的不良后果,同时留下职员在风中凌乱。

如今,在整个美国,运营公司的高管得到优厚的离职补偿,而为他们打工的人得到的是离职通知书。

西尔斯公司向高管发放了2500万美金,也正是这些高官减少了公司的固定资产,使公司濒临破产。但西尔斯却没有钱来补助成千上万被解雇的员工。

当太平洋天然气与电力公司(PG&E)即将破产时,应当为去年加州北部的火灾负责的人(火灾部分源于该公司的缺陷产品)拿着250万美金离开公司,天然气业务的主管人则在记录被指控造假时拿着690万美金离开。

在为富人打造的社会主义中,你可以在重要时刻搞砸一切,但仍然获得巨额回报。美国知名征信企业Equifax的理查德·史密斯在2017年退休时得到了1800万美金退休金。此前不久,该公司因为将1.45亿用户的个人信息泄露给黑客而被指违反了安全规定。

美国富国银行曾未经授权对外开放了超过200万顾客账户,负责有关项目的Carrie Tolstedt离职时得到了1.25亿美金。

美国大约百分之六十的财富都是继承来的财富。今天,许多超级富豪们在他们的人生中从未做过哪怕一天的工作。

川普对此所做的却是削减遗产税,只对每对夫妻名下价值超过2200万美元的遗产征税。米奇·麦康奈尔则提议,遗产税制度应该完全废除。

资本主义的原则原本是人们在市场上赚取他们应得的钱,经济收入则应该进入那些值得的人的口袋中。但现在谁关心这些呢?

美国正处在史上最大的一次代际财富转移的转折点。当年的白手起家者在过去30年中纷纷去世,大约30万亿的财富由他们的孩子获得。

这些后代可以用钱生钱,然后再将财富的大部分留给他们的后代,还不用交税。

再过个几代,美国几乎所有的财富都会被掌控在少数的几千个不用工作的家庭手上。从保守的思想来看,社会主义的幽灵呈现的是一副无人需要负责的图景,且无人需要为获得的财富而付出。这正是特朗普以及共和党人极力为富人们打造的社会。

同时,大多数美国人正苦于越来越严酷而专制的资本主义。他们更努力地工作,但是毫无成效,而且获得的安全保障比以往更少。

这些美国人需要更多的安全保障,并且值得分得经济大蛋糕中更大的一块。如果你把这叫做社会主义,随你吧,我说这叫公平。

【作者简介:前美国劳工部部长,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公共政策学教授。本文翻译自2月13日发表于The Guardian的Robert Reich:Trump offers socialism for the rich, capitalism for everyone else 一文,有删减。】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