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改革

医疗改革

据《华商报》报道:《4岁女儿治疗17天后离世 悲痛父母医院讨说法起冲突》。

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特别是做父母的,对这个孩子的不幸命运都会感到悲伤。

但我们应该思考思考当钱医患纠纷层出不穷、日益激化的原因。

有过看病经验的人都会有自己的看法。把广大群众的意见收集起来,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医疗改革也得走群众路线。实践证明,不走群众路线的改革是成功不了的。不走群众路线的人是不谦虚的人,过高估计自己能力的人。人应该有自知之明。

 

附原文:

 

     西安市中心医院医患冲突调查

  1月24日晚9时30分,枣园西路一家医院里,神情恍惚的叶秋芳(化名)正躺在病床上吸氧。她枕旁,放着一本女儿的相册……

  “孩子走了,他爸也被抓了,感觉这个家一下子散了……”叶秋芳悲戚地说。

  1月19日晚8点多,叶秋芳夫妇4岁的女儿严若溪因病情过重,在西安市儿童医院抢救无效离世。由于认为女儿的死与之前就诊医院——西安市中心医院的医生不负责任有关,夫妇俩21日下午找该院儿科医生李某某讨说法时,与医护人员发生了激烈冲突。

  事发后,有网络媒体报道称该事件中有多位医生、警察被砍伤,且出现了“砍刀”、“斧头”等器具,这起事件受到社会高度关注。

  住院6天刚出院 4岁女儿又因高烧住院

  严若溪,小名玉儿,生前是西安城西一所幼儿园的中班学生。

  今年32岁的叶秋芳说,女儿天性活泼、长得也可爱,不仅长辈们非常喜欢,幼儿园的小朋友也很喜欢她。

  叶秋芳是一位小学语文老师,大她6岁的丈夫是一家企业的电器工程师。

  采访中,幼儿园的老师称赞若溪。说她爱画画,还是班上的小主持人,她画的蜡笔画还获得过全国性的少儿美术书法大赛一等奖。

  今年1月初,小若溪出现轻微的咳嗽、发烧,开始时在社区医院门诊治疗,因一直未见好,1月7日,叶秋芳夫妻就把孩子送到了西安市中心医院。

  起初,医院诊断小若溪为“急性支气管炎”,两日后又诊断为“支气管肺炎”,1月10日,小若溪正式住进了该院儿科。

  叶秋芳说,随后,孩子就一直被以支气管肺炎来治疗。15日晚间,家属被通知可以出院,但回家仅一日,孩子又突发高烧,只能又回到中心医院。

  紧急转院后 抢救30小时还是没留住孩子

  17日晚,孩子病情又有所加剧,叶秋芳说起医护人员那晚的救治时,几乎崩溃……

  “那天晚上9点30分左右,女儿高烧41.7℃并发生抽搐,四肢冰凉,医生先后给注射了10mg地西泮(俗称安定)和200mg苯巴比妥。但没一会儿,孩子的嘴里和鼻子里,就涌出呕吐物。我赶紧去找医生,但医生说:‘高烧惊厥我见多了,镇静剂我给的量很大,明天早上孩子就醒了’。”叶秋芳说,因为孩子几乎是不间断地呕吐,所以那天晚上他们至少找过主管女儿的李医生不下7次,“可医生只来过一次。”

  叶秋芳和家人只好用擦拭的办法给孩子降温,但孩子却一直处在昏迷状态。

  到18日早上6点多,叶秋芳说若溪口中竟喷出了紫色的液体,她再次去找李医生。她说,她得到的答复却是:“8点半上班后,第一个给你们查房。”

  叶秋芳说,8点半李医生仍没来,据说是在交班。直到快9点,看孩子病情严重,医护人员才开始紧急抢救。

  此时,小若溪生命体征已很微弱,而中心医院儿科却没有呼吸机,院方遂建议将孩子转院。120来了以后,说孩子已没有自主呼吸,且瞳孔已放大。叶秋芳说,他们只好自己找人将孩子转到了西安市儿童医院。此时已是18日下午3点。

  最终,由于病情过重,1月19日晚8点50分,在儿童医院医护人员抢救了近30小时后,若溪还是永远离开了人世……

  找医院讨说法 称当事医生正说笑 孩子父亲冲了上去

  在孩子死后的第二天,叶秋芳夫妇和亲友来到中心医院院办讨说法,称孩子的死,不仅与医生的诊断有误有关,还与玩忽职守、不尽职尽责、未对孩子采取积极抢救措施有关,并表示愿与李医生对质。叶秋芳说,院方当时回应,将于次日(21日)下午3点给予答复。

  21日下午2点,夫妇俩在亲友的陪同下,再次来到中心医院。

  叶秋芳说,两人推开儿科大门时,却看见“李医生竟然斜靠着门与他人嬉笑”,叶秋芳记得自己喊了声:“你还我女儿!”就见丈夫已经冲了上去。

  “医生办公室正对着儿科大门,我丈夫冲进去以后,她吓得躲到了里间……”叶秋芳说,丈夫的确有砸门的举动,但后来自己(过于激动昏倒)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据小若溪的姑姑说,等他们找到儿科病房时时,李医生躺在地上,地上有一地的碎玻璃,但没有血,当时他们上前还喊着赶紧救人,可围观者没人帮忙。

  丈夫被抓后,昏倒在地的叶秋芳也被警方第一时间送到了附近的交大二附院。

  而冲突中受伤的李医生,院方称目前在接受治疗。

  冲突发生后 警方辟谣称家属未带斧头等

  21日的冲突发生后,网上很快有了消息,说有十多人带着砍刀、斧头冲进医院,并造成多人受伤。其后,警方辟谣,称中心医院儿科的确发生了医患冲突事件,致1名医护人员及2名处警民警受伤,但患者家属并没有携带斧头等工具,也没有人被砍伤。

  24日下午,本报记者来到西安市中心医院院办,就此事进行采访,院办说要找政工科。在政工科,两位女工作人员在记录下这一问题后,表示无法回答。

  就冲突发生时的细节,记者曾两次希望院方提供当时的监控录像,但均被拒绝。对于家属所说的经过及其细节,该院政工科工作人员、儿科医护人员无人回应。政工科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监控记录已被警方拿走,且现在正由警方处理,院方也在等待结果,不便接受采访。

  警方则表示,尚在调查中,婉拒采访请求。

  小若溪的舅舅说,孩子的离去,给家人带来无尽的痛苦。年过七旬本就身体不好的若溪爷爷和奶奶,如今双双气得卧床休养,而若溪60岁的姥爷得知外孙女去世、女婿被抓后,昏倒了数次,一夜之间,胡子、头发全白了……

  家属心中的3个疑问

  疑问1:最终诊断病情为啥变了

  女儿的离世已让叶秋芳夫妻伤心欲绝,叶秋芳说,更让他们不能接受的是,西安市中心医院出具的最终诊断上,女儿的病情不再是“支气管肺炎”,而成了“病毒性脑炎”。

  “从入院到17日,一直都是打头孢,以支气管肺炎来治疗的,在长达17天的门诊和住院治疗期间,医生从没给我们说过,要做关于脑炎的相关检查和治疗,难道这么大一个医院,连肺炎和脑炎都判断不出来吗?难道医生们就没有会诊吗?”叶秋芳难过地质问。

  疑问2:抗病毒治疗为啥没及时做

  13日小若溪曾做过的一份化验显示,当时孩子有6项病毒指标都是阳性。叶秋芳说,17日主管医生李某某看到这份化验单时还说:“这么多阳性,咋不做抗病毒治疗?”

  叶秋芳不明白,为什么13日就出来的化验结果,作为主管医生,17日才提出了没做抗病毒治疗的疑问,中间这么长时间为啥没发现?

  疑问3:孩子呕吐后医生为啥不重视

  此外,17日晚给小若溪治疗时,医生先后注射了10mg地西泮(俗称安定)和200mg苯巴比妥,而这两种药均有抑制呼吸的作用,但该医院儿科却连辅助呼吸的呼吸机都没有。这一点,记者采访中也被证实。

  叶秋芳说,在明知道没有呼吸保护设备的情况下,用了大剂量有抑制呼吸作用的药品,为啥孩子呕吐后她先后找医生7次,都没被重视。

  记者调查中的发现

  医院官网上“儿科”没有当事医生姓名

  25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该院,除了儿科大门后多了一位身穿保安制服、带有警棍的工作人员外,被砸的医生办公室已经恢复整齐。对李医生的情况,医护人员均表示不太清楚。

  由于找不到李本人,而医院政工科又不提供有关她的相关资料,本报记者遂查阅了西安市中心医院的官方网站。

  在该网站“科室介绍”的“儿科”医务人员执业注册信息附录里,无论是主任医师、主治医师甚或住院医师,并没有“李某某”的名字。而99健康网的西安市中心医院科室医生名单中,“儿科”一栏也未有“李某某”的姓名。

  但严若溪家属提供的1月9日的诊断单中,其医师签名却为“李某某”,而且打印姓名旁还有其手写签名;该诊断单下方,还有上级医师罗志娟的打印名和手签名。

  就上述情况,本报记者昨日欲向罗志娟医生了解详情,但该科医护人员表示罗医生目前在休假,手边没有其联系方式,只有等上班后再行联系。

  本报记者 潘京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