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救中医的计划及具体措施 ————为中医药法建言献策

挽救中医的计划及具体措施 ————为中医药法建言献策

曾 荣 ╱ 文

 

一年又一年,《中医药法》在众人的期盼中再一次难产。这个结果我能够接受,也是我想看到的。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更主要的是这部草案没有切中要害,不能够解决中医的问题,不能够挽救中医,与其有不如无。我主张推倒了重来。

中医由建国初期的27万人锐减到现在不足3千人〔4〕这就是中医的现状的紧迫性;中医自保且难谈何发展这就是出台《中医药法》的重要性;没有中医理念的人长期在管理中医才导致中医走到今天这步绝境这就是呼吁成立‘中医部’的必要性但是要立就要立一部符合中医发展,能够解决中医危机的好法。急躁的民众只会催生草率的政府。要是依我下面的建议来挽救中医,一年之后《中医药法》就可以出台,十年之后中医就可以摆脱危机。否则不但你们看不到中医振兴的那一天,就连我以及我们的子孙们也看不到这一天。中医现在已经到了不是考虑怎么走出国门的问题,而是解决后继无人的问题,如果不抓住这最后一口气,将要面对的是引进人才的问题了!

我认为挽救中医要抓住四点:第一,挽救中医的决心要高层下;第二,培养中医的目标要从娃娃抓起;第三,要让中医人自己来管理中医;第四,要营造适合中医生存发展的社会环境。

这里我所指的‘高层’是指党中央,如习 近 平主席,李 克 强总理等等;我所指的‘从娃娃抓起’是指中医进小学课堂,连同中国传统文化;我所指的‘中医人’是指真正懂中医,会中医,有中医理念,热衷于中医事业,对中医有感情的人,而不是有中医学历的人;我所指的‘中医人自己来管理中医’是指成立‘中医部,厅,局’一竿子插到底, 而后再成立《中医药法》立法委员会负责草拟,修改,完善《中医药法》,并监督实行,研究适合中医的选拔,考核办法,及具体管理制度;我所指的‘营造适合中医生存发展的社会环境’包括在中央电视台增设中医频道,出版中医书籍,拍摄中医药题材的影视剧,改革中医杂志,推行国学尤其是医古文(中医离开了中国传统文化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是传承不下去的根源之一)等等。

下面我就‘人才培养’方面来谈谈我个人的‘挽救中医的计划及具体措施’设想

一.人才培养 

★★★ 1.  建议中医药大学自己开办中医门诊(可以搞试点)

院校教育的新模式------‘读经典,跟名师,勤临床’三结合。

以‘南京中医药大学’为例自己开办中医门诊,比如取名叫‘南京中医药大学----国医堂’。恢复传统的前堂开方,后堂抓药的模式,坐诊大夫由大学教授自己来当,中药调配员由学生自愿报名参加,这样就做到了‘读经典、跟名师、勤临床’三结合。课堂上以教授四大经典为主,涉及中医理、法、方、药、针灸、舌诊、脉诊等等,西医在起初四年不教,毕业前一年略作了解或改为选修,不再教英语,毕业时对与中医不相干的科目也不作要求,以便学生能够全身心投入中医学习。

把自愿报名参加国医堂实践的学员分成若干组,有负责调配中药的,有负责代煎中药的,也有跟在专家教授后面侍诊抄方的等等,凡是与中医药相关的活都在执业中药师的把关指导下由学员自己负责担当,定期轮换,做到每一个环节都能体念到。但是这些学员都不开工资,相当于旧社会的学徒。专家教授按各自特长可以开全科门诊,也可以开专科门诊,特色门诊,当然也少不了针灸(针灸科不得用电针灸仪代替传统针法,手法)和推拿按摩等等。教授医生也不需要另外开工资,只是作为课堂的延伸,而且每个医生坐诊时身边都必须安排有学生在一边侍诊抄方,记录医案(包括病人的联系电话,以便日后跟踪回访),调配中药的学生也要抄方做记录。这样一半时间上中医理论课,一半时间跟师实践,遇到疑难杂症或经典案例,或有什么不理解的回到课堂再一起分享,讨论,做到理论联系实际,学生、教授、病人三者互动。

国医堂的环境氛围,布置要求一改医院常见的白色调,要求古色古香,员工一律不再穿生硬的白大褂,中医师改穿唐装或太极服,中药调配工穿的工作服也要能够体现文化氛围,颜色选深一点的(中药灰尘多)。店堂内以鹿茸、灵芝、人参、药船等等做陈列给人以置身博物馆之感,张贴历代名医画像,老中医旁边张贴人体针灸挂图,身后留作挂锦旗。中药柜更是古色古香,配有匾额、对联,前面柜台不设栅栏、门窗,方便跟顾客面对面交流,要让顾客感受到中医的氛围而不是隔阂。中药的包装袋上面印有中药的煎服方法,处方选用茶色的纸签,专科处方签背面印有保健小贴士,食疗偏方等等。国医堂的门面更要古色古香显得庄重厚重。

在这里我们不再提倡‘中西医结合’,而是提倡‘医药不分家’,所以‘国医堂’门诊不仅要自己坐诊,自己配药,还要学会自己炮制中药。从中药饮片公司聘请老药工,老师傅传授学生怎样炮制中药,做到常用药,简单药可以自己炮制,这样一方面学生对中药有进一步的感性认识,知道它是怎样从草药变为药材再由药材变为中药饮片的,有利于学生了解中药的性状,有利于日后鉴别药材的真伪优劣。另一方面‘国医堂’不再需要大批量从中药饮片公司购进中药,而是直接采购中药材回来自己加工,比如党参,白术,甘草等等常用药,甚至就地取材,变废为宝,比如车前草、蒲公英、鸡内金、炒麦芽等等,还能够大大的节省开支。当然‘国医堂’的中药饮片只供自己内部使用,不得对外批发,而且平价销售,也就是不充斥外面的市场——这是条铁律。炮制中药的活主要也是由学生自己担当,老师傅负责把关指导。类似这样,煎膏方,泛药丸,摊膏药等传统工艺也聘请老药工过来手把手教,一样是传承。有了以上炮制中药,煎膏方,泛药丸的传统手艺之后,学生有空闲时就可以把中医古籍上面提到的那些丸散膏丹,拿来照猫画虎摸索研究了。

教授医生所开的方子可以使用公认的且能够体现中医药文化特色的中药别名,但不得使用暗语,代号。而且病人的处方不管他在不在这儿配,方子都允许顾客自己带走,在外面一样能够配得到。病人看病不用挂号,随到随看,来去自由,号贩子就没有存在的空间。也就是说,本‘国医堂’门诊不以盈利为目的,而只是作为旨在培养‘中医接班人’的教学基地,和宣传中医的平台。

作为新时代人又是院校培养的中医师,既要努力继承纯中医思想理念,学会用中医方法看病,也要迎合时代潮流,了解西医常识,这样才不至于误诊。但要坚持‘衷中参西’,‘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所以五年制的中医系学生,前四年只学习中医,最后一年了解西医;对于七年制的本硕连读生,前五年半只学习中医,最后一年半了解西医。

作为‘国医堂’的弟子,将来毕业除接受国家设定的考核,还要额外接受‘国医堂’内部的出师考试,就像少林弟子要下山,就必须打破‘十八铜人阵’一样。考试的内容三分之一考中医理论,考题可以参考国家的《执业中医师》考试题库,三分之二考实践能力,也就是随机挑选十个病人让考生自己独立辩证开方,参照老祖宗在周朝就采用的评判标准:医分五等。如果能够达到十个治愈七个就算通过。考试的时间定在中医人心目中的‘国医日’每年的正月十八医圣张仲景的生日,考试之前要张榜告知前来看病的病人,愿不愿意接受挑选充当学生的‘试验品’由病人自己决定。当然如果愿意充当,所开具的处方病人只需要支付三分之一的医药费,另外三分之二的医药费由‘国医堂’和考生分担。之所以要让考生分担部分医药费是防止考生‘求胜心切’开大处方,比如加重剂量,滥用名贵药等等。考生每看一个病人都要提交医案分析报告,比如是怎样辩证施治的,是在什么方子的基础上如何加减的等等,这比起空洞的论文答辩层次要高很多。除此之外还要考察学生针灸推拿、炮制饮片、煎膏方、泛丸、摊膏药等等实用技能。

对于通过考试的学生,‘国医堂’要额外颁发‘出师证书’和‘国医堂’的徽章,以示认可。徽章背面要标明哪一界,哪一批毕业,序列号是多少,防止日后社会上有人假冒。像这样的学生你以后可以打我‘国医堂’的旗号,对外声称是我‘国医堂’的弟子,而且日后你所收的徒弟可看作我‘国医堂’的再传弟子。学生离开‘国医堂’时,‘国医堂’还要赠送一本内部资料——《国医堂效验方集》,好比北宋的《太平惠民和济局方》。像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还怕找不到工作,还会改行吗?与之衔接的政策就是要允许个体行医。

对于没有参加到‘国医堂’实践的学生和没有通过考试的学生,都不影响他们取得硕士,博士学位,但是进入社会不得打我‘国医堂’的旗号,不得对外声称是我‘国医堂’的弟子,只能声称是南京中医药大学的学生。

像创办这样的‘国医堂’,仅前期的投资需要国家投入资金,而后既作为学生的实践基地,又具有医疗机构的性质,能够自己‘造血’,就不再需要国家投入资金了,而且还可以反哺社会,发挥巨大的社会效益。

我提倡创办‘国医堂’的宗旨是-------挽救中医,培养中医接班人。它不仅仅是为院校生提供实践场所,更主要的是要为社会有志青年提供学习的机会。在我看来仅靠文理科成绩考进来的大学生大多不是学习中医的料,他们文化功课虽好不等于说学中医就有悟性。我始终认为学习中医的好苗子在民间,我想借助‘国医堂’这个平台把培养的目标寄托在社会青年身上。所以当‘国医堂’有了一定经济实力的时候就开始考虑面向社会招生、收徒。招生要求不问年龄,性别,学历只要他想学中医,有志于挽救中医,都可以到‘国医堂’来,而且不收学费(因为日后不能提供教育部认可的学历证书,免得闹纠纷),当然也不开工资,进来半年之后进行简单考核,综合评审认为可以的,给予奖学金式的资助——免费提供食宿,以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老中医可以从中挑选自己中意的学员收为徒弟,悉心指导,真正做到因材施教、宽进严出。另一方面等有了经济实力还要扩大规模,聘请社会上知名老中医和确有一技之长的民间中医来坐堂,带徒,像这样的外聘的中医不仅要提供食宿,还要开工资。

等‘国医堂’具备了一定规模和经济实力以后,在其他方面:一要自己办食堂。好为医生,学员提供免费食宿,为他们尤其是学员解决后顾之忧,好让他们安心学习中医;二要自己开书店,专卖中医书籍。虽说大学里有图书馆,但是面对部分社会学员是否开放还是未知数,尤其不好在上面画重点,作备注,对于要反复研读,不动笔不看书的人来说实在不方便。更主要的是我能够预感到这种模式的‘国医堂’一定会办成功一定会有全国各地的人前来学习,取经。要是能够让他们带上一些经过精心为他们挑选的中医书回去,也是一种收获,一件善举;三还要有计划地向老百姓赠送药品。假如碰到患感冒咳嗽之类的小毛病患者,有把握用一两剂中药如‘麻黄汤’‘桂枝汤’就能够把病医好,我就主张把中药送给患者。一来能够体现中医救死扶伤的传统;二来为中医赢得了口碑,胜过做广告;三来打破了中医不能治急病,效果慢,需要长期服药的惯性思维。

    ‘国医堂’身负如此重大的历史使命,政府唯一要做的就是放手让‘国医堂’自己发展。而且还要在政策上开绿灯,比如国家免征‘国医堂’的增值税,好让它有能力发展壮大,扩大规模。。。。。。但是为了防止腐败的发生,国家应该每年都要对它进行审计,防止中饱私囊,群体腐败。

最后建议中医药大学还要开设‘少年班’招生对象是比赛,竞赛得奖的小朋友;‘成人班’,‘兴趣班’招生对象是社会上有志于中医的社会青年。处理好学籍衔接问题,课程设置问题。

 

★★★  2. 中小学教育------培养中医要从娃娃抓起。(培元气)

把中医药后备人才的培养放到中小学去,像重视英语一样重视,像眼保健操一样普及。从小学一年级就让他们接触中医,了解中医,不指望他们有多理解,关键看中他们记忆力好,容易打基础。为不增加学习压力,不要跟升学考试挂钩,只培养学习兴趣,目的是从中发现中医苗子,一百个里面若能培养出一两个也是成功的。虽然普及中医不跟升学考试挂钩,但是每个省,市,县区都要定期举办形式多样的中医药知识比赛,竞赛。让他们的努力付出得到展示的机会,社会的认可,有利于激发他们的学习积极性,主动性,免得消磨意志。我们也能从中发现更多有悟性的孩子,医学院校要招生或老中医要收徒也有了选择的对象,只有这样才能培养出中医人才,才能挽救中医,才是《中医药法》的重中之重。没有看到这一点的人是不懂中医自身规律的,是没有中医理念的。

    而且如果学生比赛得名次,相对于他的辅导老师也要颁发奖状。比如在全国得了名次,就给老师颁发‘振兴人才培育奖’;在全省得了名次,就给老师颁发‘优秀人才培育奖’;学生在县里,乡里得奖也要给老师颁相应的奖,目的是鼓舞老师的教育积极性,要不然书发下去老师就不管了,还等于零。

    当然要是国家能够像重视英语一样重视中医普及,中医教育,从小就开始进课堂,并重视古文。再把英语的热度降低改成重视传统文化,这样中医才会真正有希望。

    当前随着国家和全社会对中医的日益重视,中医培训班、师承班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这是个好现象,有总比没有好。但是要看到中医培训班虽有它的优点,也有它的局限性。首先,普及的面不广,不能让每一个孩子都接触到。只有经济条件好的人家才会去,边穷山区连完成义务教育都成问题,不用谈上培训班了。其次,城里的小孩虽有条件上培训班,但是生活在钢筋水泥的大城市,很少接触到草药,面对的只是枯燥的辞藻。而农村的孩子虽然没有机会学习,但是随处都能见到车前草、蒲公英、地龙等等中草药。第三,我还是强调悟性,有条件上的不一定有悟性,上不起的或许有中医天赋。可见,全面普及更容易挖掘人才。

★  3. 家传,师承教育应该实打实

评选了两届国医大师共60人,粗略翻看他们的简历,其中明确提到家传者有23人,出自师承者11人,甚至不乏有学徒出身的,而且在第一批大师中体现得更明显。可见,家传和师承才能够真正培养中医。但是再看看现在所主导的‘师承’:有从学校里出来被安排到主任医师身边抄方子的,这种纯属‘指腹为婚’,‘拉郎配’,这是最普遍的,而且是国家既定的教学模式;还有一种是国医大师收徒弟,所谓‘经验传承’,所收的徒弟学历很高,或级别不低当然年龄也不小,而且是国家组织的,还发给证书。很明显前一种拜师是流于形式,后一种拜师是镀镀金包装一下,都是自欺欺人的愚蠢做法。而对于民间的中医连自己都是黑户口,师承也就传不下去了,传了国家也不认可,只好自生自灭。这就是师承现状。

如何从根本上改变呢?我觉得只有釜底抽薪,改变师承的认定标准。首先,中止国医大师的评选,宁缺毋滥。真有那么多国医大师吗?老百姓最清楚,国医大师的评选逐渐沦为行业内的论资排辈,而与中医的现状形成鲜明的反差,给人一种粉饰太平之感。其次,我认为真正的师承应当以招收没有基础的而有学习中医愿望和悟性的人为主,比如上面提到的能够获奖的小朋友和下面所讲的有志于自学成才的青年,而不是招已经受过院校教育污染的院校生,已经能够独立行医的中医师,这种属于炒冷饭。第三,国医大师的评选应改变以前下面申请,上面筛选的模式,采用诺贝尔奖式的评选方式,以培养后备人才的多少,自身成就和徒弟成就的高低来决定。这样老中医们就会把目光转向挑选却有悟性的后生,从零开始教,这才是真正的师承!

 

★★  4. 鼓励中医自学成才

新中国成立已近70年了,要是搁在旧社会,中医世家都可以传承三代了。为什么如今的中医落得后继无人的境地?

把培养中医接班人的希望,精力完全寄托在院校和所谓的师承上面,那不过是不懂中医成长规律的外行人的美好愿望而已,无视中医是不能批量化复制的。也是这么多年来院校培养不出合格的中医师,国家的投入事倍而功半的症结之所在。

先看看院校教育的缺点:

首先,院校招收的学生年龄一般在20岁左右,过了这个年龄段就与大学无缘,与中医无缘了,而人的开悟有早有晚,悟性有高有低,很可能不在这个年龄段的人群更有适合学习中医的悟性。

第二,能够考进中医药大学的学生文理科分数肯定不低,问题是文化功课好不等于说中医就学得好,学习中医是要有悟性的。

第三,即便是一个很有悟性的学生如愿以偿考进了中医药大学,但是要是报考中医临床专业的学生过多,还可能面对被分流调剂去学其他专业,这样就又流失掉了一部分。

第四,即便没有被分流,他也要分出三分之一的时间学习英语,三分之一的时间学习西医等等其他与中医不相干的科目,花在中医上面的精力可想而知了!再加上学习中医有好多基础的东西是要强记的,对于二十多岁的人来说已经没有这个记忆力和精力了。

第五,院校教育导致中医流派消失。

前三条说明院校没有招到它要招的学生,适合学习中医的人却没有机会学习中医;第四条说明分散精力学不好中医;第五条说明批量化培养中医的恶果。所以说,把希望和注意力投入到现在的院校教育模式注定是要落空的。

历史上优秀的中医没有哪个是从大学里培养出来的,反倒是自学成才的举不胜举。正所谓‘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院校生虽然有好的学习环境,但是对中医不一定有悟性,而民间那些自学成才者则不同,他们对中医有天生的悟性,前者教也教不会,后者能偷师,更多的因为高考一刀切被埋没了;有的因为家庭突遭变故而发奋自学中医,这些人是都是很愿意吃苦的。建国后的中医药大学到今天也没有培养出个世人公认的大家,有名望的老专家教授大多是师承或中医世家出身就是明证。

再看看师承的缺点:

首先,国家对‘师’的认定设了标准,比如国医大师可以收徒,但这种人是普通有志青年能够拜得到师的吗?他们所谓收徒起码也得博士生或已经是主治医生,这属于‘炒冷饭’而且这些人中医思维框架已经形成不能够接受纯中医思维方式。再者医院里的中医主任可以收徒,但你也要有这层关系攀得上才行。能够被认定为‘师’的都是有谱的,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愣头青满怀一腔热情所能够拜得上的,一般是组织安排‘指腹为婚’的多。而普通的民间师承,连师傅都属‘非法行医’,培养出来的徒弟连考试的机会都没有。现在的师承对师傅的人选限定太窄了,应该‘三人行必有我师’不能对老师限定条件,才能最大限度地挽救中医!也就是针对性虽强但普及面不广,难以满足有志青年的学习需求。

其次,严重流于形式!国家认定的师傅没有选择徒弟的自由,都是安排好的,而且类似于对‘毛坯房,精装修’,找不到从零开始打基础的徒弟。

第三,师承为时已晚!现如今的所谓‘老中医’已经不比六十年前的老中医了,在我眼里凡是六十岁之内的中医,大多数没有纯中医理念,都西化了,只有邓铁涛,焦树德,蒲辅周他们这辈才能真正算中医。

综上所述,要想学中医只有‘自学’这一条路了。我们只要给他们提供学习中医的环境氛围比如在中央电视台的中医频道开设中医讲座,大量出版中医书籍,再给他们参加中医自学考试的途径就可以了。

不相信中医能够自学成才的人一定忽视历史,不懂中医,他们只看到了中医的皮而没有看到中医的魂。

 

二.配套制度

★★★第一:力谏恢复中医自学考试,而且不问出身。只要做到这一点,中国的中医就不会灭亡。中医自学者、家传者、民间师承都可以通过这个途径参加考试。《中医药法》只要添上这一条就能得到广泛拥护,中医才能走出困境。立《中医药法》的初衷不应该侧重于怎么加强管理,而是排除阻碍中医发展的障碍,为中医人才的涌现创造条件,服务于中医。

 

第二:考核应该多种形式。尤其对于民间中医的考核不要以笔头,书面的为准,而改用实际效果为准。

就拿民间正骨来说,骨折的发生不确定,部位很随机。外用中药绑敷效果远比单纯用石膏固定要好。这根本就不需要懂中医四大经典,有些人家祖祖辈辈大字不识但是就靠这一手绝招闻名乡里。要他们考执业中医师怎么可能,只好眼睁睁看着传统技术失传,药方失传,像这样的人民间有很多。

怎么办?用实际疗效来说话。比如这个人有治尿毒症的特长,那么就找10个尿毒症患者给他治,要是能够治愈7个以上就算他合格。以此类推,凭本事说话。

 

第三:鼓励中医私人开诊所。一方面解决了中医人才的出路问题,另一方面化解了医疗矛盾。开诊所的中医师,门槛要放宽,不问年龄,出身只要你有本事,有这个志向,能够得到老百姓的认可,都可以。开诊所对硬件设施,占地面积等等没必要的附加条件统统取消,关键看疗效。最好提倡恢复前堂开方后堂抓药的模式,做到医药不分家。这样能够最大限度地保留民间绝活。

允许私人开诊所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医药大学每年都有大学生毕业,尤其是像经‘国医堂’这样正规培养而又严格考核出来的学员,这么多人单靠正规的大医院是消化不了的,他们的出路该在哪里?几年学下来工作都找不到,还有谁愿意去学中医呢?

按照以前的简单思维就是计划招生,需要多少就招收多少,好中选优,优中选精,挑高分入取,下大力气定点培养。问题是你所挑选的是不是就是学习中医的那块料。孔子拥有弟子三千,才出了七十二个贤人,假如也给他挑七十二个学生结果会怎样?所以说按现在的思维院校教育注定培养不出优秀的中医,也就造成了中医如今后继无人的窘境。

按照新出来的政策,乡村卫生室都要求配备中医,照理说不是可以很好地解决工作问题了吗?问题是把一个刚刚从院校出来不久,没有多少临床经验的人安排到基层公办医疗机构,一是对老百姓不负责任,再者对年轻医生来说,躺在制度里过日子,旱涝保收,就会不思进取,将又走进了另一个死胡同。

第三个好处是私人诊所不用挂号,号贩子无处寄生。不存在送红包现象。完全靠口碑生存。

可见,允许个体中医开诊所不仅关乎中医的出路问题,也牵扯中医的招生环节等方方面面。中医院招收中医师就找民间口碑好的去聘请。

 

第四:废止不合理的规章制度。管理者立法时往往希望越细致越好,殊不知‘礼繁而难行,卒成阁之书’,比如GSP对药品拆零销售规定得很细致,以至于商家不再销售拆零药品,结果是市面上找不到论张卖的创可贴,论片卖的肠虫清,最终受害的是老百姓。中药饮片的装斗,清斗记录,处方上传,质检报告等等都不切合实际。立法者没有一线工作经验,停留在管理层面,追求程序上合法,制约了中医的发展。

 

三.文化宣传方面

先拿英语来说,现在是从小学英语,全民学英语,试问又有多少人会说英语?为什么呢?因为缺少说英语的社会环境。同样培养中医也是如此,要营造中医的文化氛围,让中医中药深入人心,让老百姓自愿,主动选择中医中药,让想学中医,想了解中医的人有学习的机会。这便是挽救中医的第四点:就是要营造适合中医生存,发展的社会环境。具体建议如下:

 

★★★ 1.建议中央电视台增设‘中医频道’

中央电视台有戏曲频道,有体育频道,何不再增设中医频道。目的是普及中医药知识,弘扬中医药文化,增加老百姓对中医药的了解,满足全社会学习中医的热切需求,使之成为推广中医中药走出国门的文化阵地。

首先,在这全社会都在关注中医,《中医药法》迟迟难以出台的大背景下增设中医频道,其意义很深远。给社会发出一个信号——重视中医!《中医药法》之所以不能够出台,一方面是意见不统一;另一方面草案不具有可操作性,没有切中要害无法挽救中医难以执行,得不到拥护。在这紧迫关头我们需要一个平台,让全社会来参与讨论,辩论。要不要立?该怎么立?大方向是什么?什么是主要矛盾?以及对涉及《中医药法》的具体条款展开电视辩论,有正方有反方有民意团还有网络投票等等。促进中医药立法这是中医频道开播之初的首要任务。

同时,中医频道还应该有如下栏目:

要有中医药知识培训栏目,像八十年代的‘电视英语讲座’一样。主要针对人群是中医自学者,中医爱好者。讲课内容以四大经典为主,在国内挑选中医名家,中医教授授课,比如讲《伤寒论》。而且同一部经典著作,可以由不同专家,教授来讲,以体现流派。专家教授可以指定,也可以由各大学推荐,也可以自己报名。也就是说这个栏目相当于把中医药大学的教学课堂搬到了电视机前,让那些想学中医而又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能够进入大学校园的中医粉丝有系统学习的机会。让民间的土郎中想自我提升理论水平成为可能。还有针对下面学员反馈上来的疑问进行解答,选典型问题出版《内经答疑》,《伤寒答疑》等书。是解决中医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的应急之策。

要有国学和中医知识普及栏目,面向普通群众,尤其是中小学生,讲解《药性赋》等中医药基础知识。

要有像‘成语大赛’‘诗词大赛’一样的栏目,把中小学生的中医药知识大赛也放在这个频道。

要有像‘北京养生堂’ 一样的栏目,针对中老年人的养生保健。

要有像‘百家讲坛’一样的栏目,讲述各家学说,中医流派。

要有类似于中医界的‘焦点访谈’,对涉及中医药的法制案件进行打假,曝光等。

要有学术辩论栏目,揭露抗生素的危害,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进行讨论。

电视剧节目以涉及中医为主,如《华佗》,《李时珍》,《神医喜来乐》,《大宅门》等等,还要有中医药题材的动画片以适合小朋友的需求,就是插播的广告也是中医药广告,或公益广告,而西药广告不要。

还要介绍我国其他少数民族传统医药,探访国外的传统医药,播报医药行业的前沿资讯,探秘奇人奇术奇药,讲述中医,中药背后的传奇故事。传统饮片的炮制方法,丸散膏丹的制作工艺。

 

★  2.出版中医书籍,尤其是中医古籍

我建议出版,再版中医书籍尤其是古籍,出版的中医书籍采用线装,注重排版和纸张,字体选择楷体,古朴厚重,让人赏心悦目,甚至可以影印,要做世代工程。比如七八十年代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的一批书很不错。尤其是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药监》,无论从排版,纸张,字体,装订,封面以及校勘认真负责的态度上都堪称上乘,值得效仿。千万不要采用胶装,塑封。

  对于没有版权之争的中医书籍尤其是古籍要尽量多发行,国家投入资金,用略高于工本价销售,藏书于民,提高国民的阅读量,满足部分国民自学中医的需要,对于祖国的传统文化也是一种保护。书用老版,原版,影印版。

另外,历代包括近现代的名医画像也要出版发行,他们身上有中医的那股气,是咱中医人心目中的精神食粮。

这个任务可由中国中医科学院旗下的中医古籍出版社带头。

 

★   3.要多拍中医药题材的影视剧,纪录片,甚至是动画片

比如讲诉人物的如:扁鹊,华佗,李时珍等等历代名医的传奇,励志故事;比如讲诉老字号药铺的如:《大宅门》的兴衰故事;再比如讲诉中成药的如:片仔黄怎么由宫廷流入民间造福后人,云南白药怎么被发现的,季德胜蛇药怎么从民间叫花子手中发展到畅销东南亚。还有更多有关中医中药的动人传说故事都应该一一将他们搬上银幕。以及中医药纪录片,甚至适合小朋友口味的动画片,丰富百姓生活。要求尽量少些戏说,多突出中医文化的厚重感,重拾文化自信心,民族自豪感这是大国崛起的精神食粮。

 

★  4. 改变中医杂志的创办理念,职称的评定以实效为主不考量论文(试点)

    不同于现在的任何一家医药类杂志的是在上面发表文章,论文都不需要作者出版面费,甚至还要支付作者稿费。这样一来杂志社更关注文章的质量,而不是出钱就刊登,有别于现在的医药类杂志沦为评定职称的名利场,杜绝了学术腐败。同样中医师评定职称也不再取决于论文,权利寻租的空间没有了,其他杂志社也就自然而然回归到它本来的位置上去了。

这一条可由中国中医科学院旗下的中医杂志社带头。

 

  5. 普及国学入中小学课堂,特别是中医药大学 (篇幅有限,略)

 

四.中医药管理

为立部《中医药法》前后拖了三十多年而未决,代表、委员们开了无数次会,说什么‘上面热下面冷’‘高位截瘫’,为什么呢?首先,这些代表、委员们有几个真正懂中医?外行人指点江山都是纸上谈兵,说不到要害,提出的草案得不到拥护,无非是喊喊口号,关注的是怎么管理。所立的草案不仅被西医和反对中医的人所垢弊,即便是中医人自己也看不到希望,怎么能够执行得下去呢!好比我家定的家规拿到你家来能用吗?说到底是绝大多数代表委员们有挽救中医之心而无挽救中医之策。更主要的还是群龙无首!为此,

★★★ 我赞同成立中医部

我为什么要把这个建议放到最后来讲,因为它最重要。上面的院校教育的改革,中小学教育的普及,配套制度的跟进和完善,以及文化部门的参与都离不开一个统一的领导机构-----------‘中医部’。

这不是简单的跟风呐喊,而是现状逼迫使然。2007年国务院设中医药工作部际协调小组其实就是承认群龙无首,就是中医部的雏形,具备中医部的功能。这不仅是社会有识之士的共鸣,更是先贤的遗愿。真正能够解决中医政出多门,群龙无首的症结,促进中医的发展。

很多人在反思,中医的问题出在哪里了?我认为问题出在这儿了------没有中医理念的人在管理中医,才是中医最可悲的地方!!!

我赞同先成立中医部,推荐张晓彤或赵建成出任中医部部长。

而后再成立《中医药法》立法委员会负责重新起草,修改中医药法。立法委员会的委员不能沿用原中医药管理局的原班人马,而是不问出身唯才是举。

我推荐北京崔月犁传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张晓彤〔1〕,北京万国中医医院赵建成〔2〕,支持成立中医部的西医王锡宁〔3〕,北京大学现代科学与哲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巩献田〔4〕中医药事业国情调研组组长陈其广〔5〕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广州中医药大学副校长陈蔚文,全国人大代表孙伟〔6〕,甘肃省卫生厅有中医厅长之称的刘维忠〔7〕,有青年思想家之称的王世保〔8〕,原《现代教育报》记者郝光明〔9〕,《南方周末》记者马肃平〔10〕,国医泰斗邓铁涛,以及王锡宁在报告中提到的上海中医药大学校长严世云,上海中医药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李其中,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慎明,《中医大趋势》的作者毛嘉陵,洪虎,‘民间中医’陈家功〔11〕、封志强〔12〕、白剑峰〔13〕、李印生,张存悌〔14〕,王君平〔15〕,刘世峰〔16〕,叶建平〔17〕,尹周安〔18〕,韦绍锋〔19〕,王淑军〔20〕,王国才〔21〕,姜澎〔22〕,宁蔚夏〔23〕,陈潮祖〔24〕,张流秀〔25〕,蒲志孝〔26〕,陆金国〔27〕,曹东义〔28〕,陈欣,段永强〔29〕等等以及给中医药法提过建议的有识之士加入立法委员会。

建议组织开一次中医药方面的盛会,邀请中国中医论坛,中国中药论坛,华夏中医论坛,铁杆中医论坛,汉传中医师承网,复兴中医网、中国中医网等等中医药论坛选派代表参加,每个论坛5到10个名额,代表民间派;邀请各省的中医药大学,中医院选派代表参加,每个院校2到3个名额,代表院校派;邀请各省的中医杂志社等相关单位,新闻媒体选派代表参加;各少数民族医药代表尤其是被评为国医大师的如蒙古族的苏荣扎布,吉格木德 ;满族的吴咸中;壮族的班秀文;藏族的占堆 等等也一同参加;另外由国医大师唐祖宣,金世元等等作为专家组顾问团共商大计。参考已征求来的建议把之前的草案推倒了重来。

《中医药法》立法委员会最主要的职责之一就是负责重新起草,修改《中医药法》。这样一个由中医界各个阶层的人员广泛参与制定的法律,必然也会得到各个阶层的积极拥护和响应,执行起来也就没有阻碍,比起以前的关门立法,外行立法要接地气。当前的《中医药法》草案空洞对于支持中医者也看不到希望,得不到拥护所以才会出现‘上面热下面冷’,‘高位截瘫 ’。

《中医药法》立法委员会的职责之二是监督《中医药法》的实施。

《中医药法》立法委员会的职责之三是在工作中发现问题,及时修改完善《中医药法》。

《中医药法》牵扯面太广,指望一次性完善是不可能的,只有针对主要矛盾先出台而后逐步完善,不能犯‘兄弟争雁’的毛病坐失良机。

中医是一门专业性很强的学科,给中医立法光靠法制办,立法委而没有中医内行人员的广泛参与是行不通的。大智兴邦,不过集众思;大愚误国,只为好自用。

挽救中医不是没有法,也不是没有方,而是有法有方的人得不到利用,没有施展的机会!!!

 

综上所述,我的挽救中医的计划体现出一点:只要你是块学中医的料,我就不让你漏掉,并要努力寻找这样的料,为他们的成长创造条件,排除障碍,做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贤不遗野’。

 

★★★ 最后重申一下:关于‘中医药日’ 选定的商榷

  最后再提一下,关于‘中医药日’的选定,是基于什么考虑,为何定在10月11日,不知有何来由?我觉得这显然是没有中医理念,中医感情的人拍脑袋决定的。中医药法的败笔由此可见一斑。如果是基于纪念某个伟人的题词而定,这种做法是武断的,是媚上的。这种人做官行做事不行,指望这些人来挽救中医,《中医药法》不要也罢。如果是基于上面的原因把‘中医药日’ 定在10月11日,对于台湾同胞而言认不认可?这种眼光是短浅的。我们应该选择被中医界公认,有利于民族团结,能向世界人民展示中医的久远历史来确定。我建议把汉代张仲景的生日正月十八定为‘中医药日’较为恰当,理由是他是世代中医公认的医圣,是中医最具代表性且有据可考的活水源头。这样才能充分体现尊重传统,继承传统,但考虑到我们是个多民族国家,还存在藏,蒙,维,傣等等少数民族医种,照顾到兄弟民族的感情‘中医药日’的选择可以协商决定。

另外,中医在韩国叫韩医,在日本叫汉方医学,我们若把张仲景的生日定为中医药日,也好让世人知道中医,韩医,汉方医学谁才是祖宗!

更改中医药日的举动,其意义之深远不逊于成立‘中医部’!

如果坚持选定在10月11日不变,作为中医药工作者中的一员,我投反对票。

 

推荐理由参见相关链接:

[1]张晓彤:关于《中医药法》草案修改的18条建议 - 今日头条http://toutiao.com/i6242302077905666561/

[2]赵建成:关于中医药法的修改意见--limengjizhe的博客--凤凰网博客http://blog.ifeng.com/article/43574172.html

[3]王锡宁:《中医药法(人大版)》各方意见汇总研究报告-搜狐http://mt.sohu.com/20160125/n435729421.shtml

[4]巩献田,陈其广:目前的《中医药法(草案)》应在有充分准备后再审议_陈老中医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ba713390102weec.html

[5]陈其广:六大战略复兴中医药http://www.360doc.com/content/15/1019/09/1361529_506651991.shtml

[6]刘维忠:甘肃省人民的好儿子卫生厅厅长“刘维忠”_梁全龙大夫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6a45190102dwb4.html

[7]王世保:振兴中医:“加大投入”不如“放松政策” http://www.chinavalue.net/Finance/Article/2009-2-1/156840.html

[8]李飞、陈蔚文、孙伟:【争议中医药法】人大常委会上的争与论:24名代表大谏言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6/0112/08/28627071_527261584.shtm

[9]郝光明:“救救中医吧”之一http://85733908.com:908/zhuye/news.asp?id=312

[10]马肃平:南方周末 - 争议《中医药法》草案 管理法、保护法还是建设法?http://www.infzm.com/content/114109

[11]陈家功:【争议中医药法】陈家功致全国人大立法委的万言书:勿以温水煮青蛙格杀中医-中医动态-中医频道

http://zhongyi.zjol.com.cn/contents/182/37502.html

[12]封志强:中西医之争与中国文化_西化派_中医派(传统医学)http://www.100md.com/Html/Dir0/22/39/06.htm

[13]白剑峰:下一代中医在哪里_新华网评_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comments/2009-04/02/content_11117517.htm

[14]张存悌:医非学养深者不足以鸣世--名医的人文修养http://www.100md.com/html/Dir/2004/01/12/31/009.htm

[15]王君平:人民日报人民时评:“国医大师”如何代有传人-观点-人民网http://opinion.people.com.cn/GB/40604/9513794.html

[16]刘世峰:发展中医需要实干家 - 民间秘法 - 民间中医网 -http://www.ngotcm.com/forum/thread-59232-1-1.html

[17]叶建平:中医绝活多因"管制"失传 优势特点反成发展瓶颈-搜狐健康http://health.sohu.com/20090918/n266824684.shtml

[18]尹周安:(原创)是谁在给中医抹黑。。。 _好大夫在线http://www.haodf.com/zhuanjiaguandian/yinzhouan1981_59311.htm

[19]韦绍锋:谁来保护民间验方?_健康美容_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180fd001000hmm.html

[20]王淑军:别丢了民间中医的“宝”_王淑军博客_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3e8559a30100marp.html

[21]王国才:中医回归才能继承-台前县文学网http://www1.miluoxw.com/xwzbjcctv/13400.html

[22]姜澎:20年后还有多少野生中药_沙丘5050_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8d56780102v0yk.html

[23]宁蔚夏:中医面临无米之炊http://www.jj831.com/weisheng/HTML/10173.html

[24]陈潮祖:独家发布陈潮祖教授文章-中医药是否还能存在? -爱爱医医学论坛http://bbs.iiyi.com/thread-1108172-1.html

[25]张流秀:中医院为何难以成为中医医院(学术论文) http://www.100md.com/html/DirDu/2006/08/29/15/60/93.htm

[26]蒲志孝:思考-----中医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蒲志孝_传统中医吧_百度贴吧http://tieba.baidu.com/p/188121665

[27]陆金国:中医高等教育繁荣下的隐忧-http://www.100md.com/html/200904/0375/9441.htm

[28]曹东义:《捍卫中医》捍卫什么?_天涯杂谈_天涯论坛http://bbs.tianya.cn/post-free-959749-1.shtml

[29]陈欣,段永强:对中医教育的认识和思考(科研教育) http://www.100md.com/html/200711/0150/1174.htm

 

 

曾荣   2016-3-24  于南通

 

转载自曾荣远志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870295678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

 

 

孩子、家庭、社会。

站内搜索

免费邮件订阅

输入您的电子邮件到下面的空格中,点击订阅,关注《海之子》的最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