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丹阳:应试教育催生了哪八种畸形学生?

赵丹阳:应试教育催生了哪八种畸形学生?
随着应试教育体制的逐步深化,“半殖半封”式的治学倾向在各大院校愈演愈烈,导致学生、老师、家长三方的嫌隙空前加大,并产生极大的对抗性情绪。

  随着应试教育体制的逐步深化,“半殖半封”式的治学倾向在各大院校愈演愈烈,导致学生、老师、家长三方的嫌隙空前加大,并产生 极大的对抗性情绪。在以“帝王之术”为指导前提,以“霸控人心”为目的,专注于“牛毛茧丝、象征意义、不切实际”为内容的应试教育下,老师无法大展骏足, 寓教于乐(因为考学要看成绩,学校要看升学率,因此老师只能服务于应试,否则则要丢掉饭碗)父子母女之间无法敞开心扉,互相谅解(父母大都一心想令子女考上好学校,来符合学历制社会的需求,而子女另有思想,欲图另辟蹊径,双方的沟通因子女成绩不高而出产生壁垒,难以进行)。更有甚者,部分学生因压力过大,进而走向仇杀斗殴、浸淫网络、盲目早恋的不归之路。这样的教育,不仅抹杀了我们的民族创造力,更培养出八种人格畸形的学生来:

一曰世故

  应试教材中的“两末之议”(语出自韩非子,泛指对事物的极端化认知)与强效维稳下官员、老师们“外儒内法,貌合神离”的作风不相适应,导致部分学生对课本所说的“人间正道”,全然不信,对老师所讲的“崇高理想”,都当放屁。

  然而,在“分数至上”、“学而优则仕”等理念的威逼利诱之下,学生们又不得不虚与委蛇、违心答卷,造成了“知”与“行”的高度分裂!

  可以说,每一次的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