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瑞:为改开惊现一缕社会主义亮光而激动

盛兴瑞:为改开惊现一缕社会主义亮光而激动

  和媳妇正在吃饭,突然电视里的新闻让我扔下筷子就往电视机前跑,吓了媳妇一跳,生气的对我说:“瞎激动个啥?着火了?”我说:“没有,但看到一缕亮光。” 媳妇关心她新买的电视机,赶紧扭头问:“在哪?”我说:“没事,过去了,你看不到。”她知道我是在气她,就一连骂了我几个神经病开始聊别的事。可能有人急 了,你到底要说啥,赶紧切入主题。别忙,再让我多说几句相关的话,就会慢慢切入主题。

    我的劳动价值论研究认为,工业社会相适应的社会制度,是我的新社会主义,也就是我认为的真正的社会主义(以下的社会主义都是指我的新社会主义,不是传统的 社会主义。),不是资本主义。资本主义是农业社会发展的高级阶段,是私有制社会发展的高级阶段,是农业社会的、封建宗教迷信的、全面私有的私有制社会在工 业社会的延续和残存。社会主义,是人类社会进入工业社会所必需拥有的社会制度,是适应工业社会发展的一个先进的社会制度,是工业社会社会化大生产特性所必 需要求的一个社会制度,是有了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的存在、有了公共需求、人们在工业化训练下有了公共意识后,必须开始有公有这样的形式存在的新的社会发展 阶段的一个新的社会制度的起始,是对旧制度的一个扬弃,不是打碎后的新建。

    社会主义,是该公有的公有,该私有的私有。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必须公有,并依据公共道德和公共需求按需分配,体现道义,伸张人们的公共意识;人们劳动和组 织劳动获得的收入,必须得到尊重并允许其私有,依据按劳分配原则由市场进行分配,体现公平,激励人们探索和劳动创造,推动社会进步。不断把产生的公有性质 的公共资源公有的过程,就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过程。公有的无限大,私有的无限小,就是人类摆脱动物性束缚,无限趋近共产主义信仰和理想的过程,就是人 类获得自我发展、自由解放的过程,就是人类由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的过程。

    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按需分配,是依据社会发展需要产生的公共需求进行的分配,不是依据人们的欲望进行的分配。理解按需分配,必须是真正的需,也必须是公共 需求的需。既不是封建社会全面私有下想要几个老婆的欲,也不是自由市场资本主义无政府社会下,某个人随意用金钱可以买来的性泛滥的个性的需,是全社会大家 共同的需。只有解决了这个共同的需,才能建立工业社会这个公共平台,才能保证市场这个分配工具准确的去实现按劳分配。否则,市场就会失灵,社会分配和社会 经济发展就会出现问题。工业社会初期人们的公共需求是基本公共需求,也是人的基本公共权益,就是确保人的生理、安全、参与权及获得基本尊严的教育、医疗、 养老、住房、就业自由等基本公共需求。社会主义就是在不断的满足人们的这些基本需求下,指导人们向自由发展、自我实现进化的。因此,人类在一个社会需要进 入工业社会时就搞社会主义探索建设,并不算早,也是完全必要的。不需要补什么课,只不过能借鉴资本主义工业社会发展的经验,效率会更高,效果会更好。而且 资本主义本身就孕育着对社会主义的探索实践,也就是异化和否定之否定。

    只有满足了这些基本的公共需求,在工业社会才能体现出基本的公平,人们才能在平等的基础上参与市场竞争,参与社会政治、实现真正民主。只有满足了这些基本 的公共需求,人们才能有安全感,才不至于成为社会的负担,才能摆脱传统的封建私有制束缚,获得真正的解放,真正用公共消费积累价值平等的参与市场竞争,才 可能有新的创新创造进行交换,推动社会发展前进。只有满足了这些基本的公共需求,才能消除宗教矛盾、民族矛盾,才能消除人们的贪婪欲望,消除封建社会残存 的剥削掠夺意识,才能建立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新的道德体系和法律制度,才能实现真正的工业社会下的人的和谐生存、和谐发展。下面我就告诉大家我激动的 啥,为啥激动。

    我之所以急着往电视机前跑,是听到电视里说,国家要承担义务制教育教材的费用了,也就是说将来接受义务制教育的学生和学生家长,就不用再掏钱买课本了,也 不会发愁没有课本了,义务制教育全免费有希望了,我希望的免费教育也就有希望了。这是我一直盼望实现,三十多年来却越来越让我失望的利国利民的大好事,突 然听到要这样做了,当然很激动了,生怕自己听错了,就赶紧跑到电视机前去看,下来翻电脑去查,还真的是那么回事。但看了具体内容后,并没有让我太兴奋、并 没有太大的后续保证让我相信,我的免费教育真的就能实现、就要实现。所以,我在写这篇谈对这件事的感受的博文时,没有用曙光,而是用亮光来形容这件事;也 没有用赞,没有用欢呼等词表示对这个事的肯定,而是仅仅的用激动来形容我的期盼和怀疑的心情。因为虽然不踏实,毕竟开始做了,还是让我激动的,事情不能都 让别人做好,我们也要做些事的。

    我一直认为,改开三十多年来,由于错误的、权变的、脱离群众的、唯心主义形而上的思维方式,由于错误的组织领导和错误的理论指导,由于存在着大量不确定性 的、脆弱的可以接受任何社会制度的、落后的生产力下的军事共产主义的社会组织制度,使改开一直没有往真正的社会主义方向走,而是越来越趋近于封建主义和资 本主义。公有制被逐渐的瓦解,而不是有选择、有控制的实现该公有的公有,该私有的私有。不该公有的还在公有着,还在被人们诟病着。而该公有的,已经在不断 的被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私有。由于对按需分配的错误认识,按需分配已经被砸三铁和批平均主义大锅饭给彻底砸烂了,只要一提按需分配、一提公共需求、一提免 费,就是搞大锅饭,就是搞平均主义,就是要养懒汉,就是管你要几个老婆的主观上的欲的泛滥,就要砸烂你的狗头,吓的也就再没有人敢提了,具体的社会公共需 求,也就模糊的变成了字面上的小康、变成了共同富裕、变成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变成了梦。

    按劳分配则是在社会公权力集团私有下,在不该私有的私有、不该进入市场的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私有并进入市场下,在市场被这些可以形成自然垄断的公有性质的 公共资源进入市场进行投机、造成不断的失灵下,也已经没法实现。社会和精英们呈现给人们的核心价值观,已经不再是劳动价值观,社会理念也不再是按劳分配, 而是价值观多元下的按权力分配和按资本进行分配并存。谁获得权力,谁就获得了分配权;谁获得了资本,谁就获得了分配权。所以,人们一方面向权力聚集,八仙 过海各显神通,大量的往公务员队伍里挤,造成公务员队伍越减越庞大,越庞大越腐败;造成社会资本越来越向可以形成自然垄断的领域聚集,越来越逃离劳动,越 来越向可以形成垄断剥削掠夺的自然垄断领域如土地、金融、公共信息、公共服务等领域聚集,劳动经济(相当于人们说的实体经济)越来越失血,越来越举步维 艰。

    没有了公有经济,没有了按需分配,也没有了按劳分配,就剩下私有的按权力和资本分配,哪里还有什么社会主义?所以,在改开这三十多年,我真的感觉一点都看 不到社会主义的影子,而且是越研究越看不到,就是感觉这个国家在一些投机精英和御用文人引导着,往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的火坑里坠落,喊不应,拽不住,看不到 一点回头的希望。真的,如果哪个人感觉这三十多年哪件事是社会主义特有的,而不是贴牌的和资本主义共有的,我愿意和他探讨。如果真的是,让我看到更多的希 望,我会感谢他。就是这不容易看到的一缕亮光,虽然也是和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共有的,还不是真正属于社会主义特有的,毕竟是对公共需求做了一次承认,毕竟承 认了这个公共需求的存在,毕竟开始和公沾边,而且尽管他们最后的解决方式,让我怀疑他们真的就是要解决这样的公共需求,也还是能让我激动一下,毕竟太稀罕 了。

    社会主义是共产党人追求的,是马克思主义者追求的,是辩证唯物主义者追求的,是探索科学社会主义者追求的,所以,实现真正的社会主义,必须是客观存在的, 必须是社会发展必须的,必须是有基础的,必须是科学的。解决公共需求,是在充分认识和承认其客观存在下解决,如果不存在,就不需要解决,如果你不认为是客 观存在而去解决,就是投机。解决公共需求,也必须是有经济基础的,必须是对经济发展有利的,也就是人们说的帕累托最优的,而不是损害了一部分人的利益,或 根本就是损害你的利益的同时给你解决。解决公共需求,还必须是可持续的,不能你今天解决了,明天还能不能解决就不管了,变成了一种权宜之计。那不是在解 决,还是在投机,还是在迫不得已下的权变。

    关于公共需求的解决,实际上绝大多数进入工业社会的资本主义国家都在想办法解决,这也是很多人糊涂的认为很多现在的资本主义国家,已经是社会主义了,已经 比我们中国还社会主义的原因。但由于他们不是真正的该公有的公有、该私有的私有的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也没有真正的承认公共需求的存在,更没有公有的经济 成分和基础进行彻底的、制度性的进行解决,他们既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也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只是社会发展有这种趋势和要求,他们挡不住不得不敷衍以缓 解社会矛盾而已,或者是选举需要的权宜之计下的权变,他们的这个解决,不仅不是真正的解决,还会蕴藏着更大的经济和社会问题。

    因为他们没有承认这是客观存在的公共需求,而是认为这是公共福利,是资本对百姓赐福,是政府对百姓赐福,是投机政治家给百姓赐福。他们由于不承认公有,没 有公有概念,也没有公有资源,更不可能建立真正的公有制度,也就不可能有制度基础保证永远的解决这个问题,更多的是政客的投机。他们的解决,是羊毛出在羊 身上,是从你手里拿来后给你解决。资本主义国家由于没有公有收入,都是靠税收,或者通过扩大财政赤字寅吃卯粮举债来解决财政问题,所以,最后都是百姓的钱 来解决公共问题,包括公共需求问题。当经济出现问题时,这些问题就成为经济危机的表现形式,像希腊等欧洲的债务危机、美国的次贷危机等等,实际都是经济危 机的表现形式,都是社会制度下经济危机这个总根源在公共需求和住房等公共问题上的表现,都是他们掩盖制度性的经济危机,将其转移到公共需求上的表现,最后 买单的还是百姓,包括他们举债的赤字,你们都要还,怎么吃的怎么吐出来,一点都不客气。

    公共需求,是人类进入工业社会的基本需求,是不能剥夺、不能不满足的一个基本需求,是工业社会有能力满足的一个基本需求,是工业社会不满足就失去工业社会 的道义的基本需求,是真正的、实实在在的经济学概念上的需求。在工业社会,让人们饿死、病死、睡在大街上、老无所养、不能接受基本的教育,是工业社会的公 共道德不能接受的,是工业社会的一个耻辱。工业社会的高效,也为解决这样的需求建立了基础。因此,这些问题是必须解决的,不解决就会带来社会问题的基本经 济问题。这个世界在进入工业社会后,之所以还存在领土、种族和宗教间的战争、杀戮、争斗,之所以还存在饥饿、贫困、动乱、仇恨,之所以还存在掠夺、剥削、 污染、疾病,都是因为没有很好的承认公共需求的存在和解决好公共需求造成的。因为人类只有具备共同的基本社会存在的承认、共同的基本进步,才能真正有人类 平等的生存和竞争的平台、才能实现真正的民主、也才能实现真正的基本的公平和和谐。

    改开以来,由于在错误的思想、错误的理论影响下,由于中国处在一个落后的生产力发展阶段,又由于中国不稳定的、不是真正的稳定的社会主义的、而是可能向不 同的方向发展变化的军事共产主义的社会经济架构。也就造成了中国向自由市场资本主义乃至封建主义的快速的自由落体性的坠落的可能,特别是社会制度,快速的 向落后的生产力方向坠落,而不是真正的去改革生产关系的同时,提升生产力,使其趋近于匹配和合理,同时有战略发展眼光的使其更适应未来工业和信息社会的发 展需要。所以,所有的改革,都越来越背离社会主义,趋近于封建社会后期的资本主义蒙昧阶段,都在追求个人私欲的满足,也就不可能去认识和解决公共需求,也 就离正确的解决适应工业化需要的公共需求越来越远,自然也就连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虚伪的敷衍都不如,也就有人感觉现在的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是社会主义了。

    我之所以抱着怀疑的态度在这激动,一方面我们还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还是喊着要建设社会主义的,还有着部分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在国家手里(已经不在人民手 里了。)可以重新公有、重新回到人民手里,我们国家也在逐步的进入工业社会,就可能去认识公共需求的存在,就可以认识到解决公共需求的必须和必要,就可能 需要调回头来建立制度科学的解决工业社会必须解决的公共需求,兑现百姓的权益。另一方面我又担心我们的精英不是真正的认识到了这个存在和必要,而是在学着 西方投机政客玩政治游戏,也感觉我们的财政越来越依赖于税收,而公有经济的收入变成国有后,基本上被集团私有的官僚集团私分,根本就没有用于解决公共需 求,像土地出让金,就绝大多数用在了养公务员上,没有想到要用公有经济的收入去解决公共需求和建立社会主义财政。所以,虽然感觉希望很小,但毕竟还是看到 了一点亮光。

    毛泽东曾经告诉过大家一句非常豪气的话,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样一个小小的亮光,可以看到背后的大道理,也可以看到中国社会发展未来的大趋势,也可以看 到真正的、公平公正的人民的力量在哪里,也可以看到追求公平正义的人的力量源泉和政治资源在哪里。我希望真心的希望中国搞社会主义探索建设的人,真正的关 心人民大众的权益和利益的人,真诚的盼望中国实现统一和民族团结的人,发自内心的喊出振兴中华的人,真心的祝福中国和谐发展、百姓幸福的人,不用再去跟一 些人争论类似什么饿死几千人的事了,只要抓住这瞬间闪现的一点亮光,学着毛泽东的样子,不断的进行宣言,不断的进行宣传,不断的进行播种,这星星之火,就 可以形成燎原之势,让真正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探索,再次回到中国,回到人民中,回到百姓中。

    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但不贫穷的也不一定是社会主义,不再贫穷是社会主义的充分条件,却不是充分必要条件。贫穷不贫穷不能决定这个社会是不是社会主义,我们 不能仅从贫穷不贫穷上去理解社会主义。发展是硬道理下的小康,特色下的富裕,如果没有公有经济保证的公共需求的满足、百姓权益的兑现,也不是人人都富裕、 人人都小康的,也就不是社会主义。因为西方社会发展变化的事实,和发展、变化、运动的世界观下的辩证唯物主义都告诉我们,放弃公共需求满足下的社会,是还 在继续不断的造成人类新的贫穷的社会,是不能保证人们不再回到贫穷的社会。

    所以,公有经济保障下公共需求的满足,百姓权益的兑现,才是真正的适应工业社会发展的社会主义。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