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永贵强文:和资产阶级“权威”拼个你死我活!

陈永贵强文:和资产阶级“权威”拼个你死我活!

  陈永贵同志这篇文章写得痛快淋漓。他结合自己的切身经验,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对所谓“权威”作了透彻的驳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要横扫一切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资产阶级“权威”。

  陈永贵同志说:资产阶级的“权威”,就是剥削劳动人民之“权”,欺压劳动人民之“威”。我们要打倒资产阶级的“权威”,就是要在文化领域中彻底夺资产阶级之“权”,彻底灭资产阶级之“威”,把劳动人民从各种各样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影响下彻底解放出来。

  资产阶级‘权威’老爷们!告诉你们:真正的‘权威’不是你们,而是我们掌握了毛泽东思想的工农兵。只要我们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就能“抓住真理,所向披靡”,把一切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资产阶级“权威”统统踩在脚下,把无产阶级的权威巩固地树立起来!资产阶级“权威”,骂我们工农兵学习毛主席著作是“庸俗化”、“简单化”、“实用主义”,这真是胡说八道,比狗屁还臭。毒蛇露头,非打不行;不打,它就要伤人。

  我们要拿起毛泽东思想武器,拿起铁锤、铁棍、头、扁担,把这些毒蛇统统打掉,扫除干净!资产阶级“权威”统治和蒙蔽人民时代已经过去了,工农兵掌握理论的时代开始了。某些所谓“权威”,开口闭口以“权威”、“学者”自居,说什么工农兵学毛主席著作是“庸俗化”呀、“简单化”呀,告诉你,资产阶级“权威”老爷们!你们是什么“权”?什么“威”?

  在旧社会,所谓“权威”,我们经的见的太多了。他们的“权”,是压制人民之权,统治人民之权;他们的“威”,是“打讨吃,骂穷人,看不起我们工农兵”。他们的“权”是“霸权”,霸河、霸地、霸山、霸人;他们的“威”是欺负穷人的“威风”,打穷人、骂穷人、喝穷人的血、吃穷人的肉。

  现在你们这些“权威”老爷们,披着革命的外衣,打着共产党的旗号,过着社会主义的生活,干着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勾当,为帝国主义、修正主义费尽心机。你们凭着党和人民给你们的“权”,抖威风,仗势欺人。

  在我们大寨,解放以前也有过地主、富农“权威”,他们除了在经济上剥削、压榨贫下中农以外,还用什么理论上的“权威”,来迷惑、蒙蔽我们贫下中农。如说什么“大寨的人口不能超过三百,超过了就要惹祸”呀,“核桃树十八年才能结果,种了核桃树要死人”呀。那时候,也曾蒙蔽了一些人,老年人不愿意栽核桃树,怕栽上自己吃不上;青年人不敢栽核桃树,怕栽上树自己要死命。其实,那都是地主、富农统治、愚弄农民的鬼把戏。

  解放以后,我们有了毛泽东思想,地主、富农的那些“理论”,就再也不能统治我们贫下中农了。现在我们大寨的人口增加到三百七十口,是人财两旺;我们栽的核桃树,是头年栽树第二年就结果!

  告诉你,资产阶级“权威”老爷们!虽然你们的鬼把戏比过去地主、富农高明一点,但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工农兵,随身就带着“照妖镜”,耍什么鬼把戏,也要照得你们现原形。

  伟大的毛泽东时代,就是劳动人民起来闹革命的时代,就是要在政治战线、经济战线、思想文化战线上坚持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的时代。劳动人民要彻底革命,彻底解放,就得有锐利的武器。这武器不是别的,就是毛泽东思想。要打垮资产阶级“权威”对哲学理论的垄断,我们工农兵就得起来掌握毛主席的哲学理论。这是我们同资产阶级进行的一场你死我活的阶级大搏斗。英明伟大的毛主席在全国解放以前,他就预料到了这场不可避免的斗争。

  他说:“在拿枪的敌人被消灭以后,不拿枪的敌人依然存在,他们必然地要和我们作拚死的斗争,我们决不可以轻视这些敌人。”

  在全国社会主义革命取得决定性胜利以后,毛主席又提醒我们:“我国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谁胜谁负的斗争,还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才能解决。”正由于他老人家预料到这些,便采取各种措施,要把革命理论交给工农兵群众,要把哲学理论从课堂上、从研究所、从办公室里解放出来,成为工农兵手中锐利的武器。

  我们中国的工农兵,没有辜负毛主席的希望,我们遵照毛主席的指示,夺取理论的阵地。毛主席的书阶级性最强,理论性最高,实践性最大。我们工农兵,每天参加生产斗争、阶级斗争、科学实验的实践,我们最能懂得毛主席的话,最能领会毛泽东思想的精神实质,我们从毛主席著作中所学到的东西,全是真的、实的、活的。我们大寨人体会到,工农兵起来掌握理论,掌握毛主席思想,那不是一般问题,而是革命的根本,建设的根本,防止修正主义的根本,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根本,反对帝国主义的根本,彻底粉碎资产阶级“权威”的根本。

  所以,我们认为,学习毛主席的书,掌握毛泽东思想,是革命的需要,是形势的需要,是反对美帝国主义侵略,搞好战备的需要,是防止和反对修正主义的需要,是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需要。正是由于这样,工农兵群众起来掌握毛泽东思想,是时代的潮流,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谁要阻挡这个时代潮流,谁就是“扑灯蛾投火——自寻灭亡”。

  这真理,那真理,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这“权威”,那“权威”,掌握了毛泽东思想的工农兵是最大的权威!

  某些所谓“权威”,口口声声说什么坚持真理呀,不要把理论“庸俗化”、“简单化”呀,等等,所有这些,都是反对党中央、反对毛主席的挡箭牌,反对工农兵掌握毛泽东思想的护身符。我要问一问:你们究竟懂得什么是真理?

  我们大寨解放以后二十多年的经验证明,这真理,那真理,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别的不说,就以一九六三年以来的抗灾斗争来说吧:一九六三年八月,大寨遭了历史上没有过的、毁灭性的灾害,山溜了,地毁了,房倒了,路断了。那时,大寨被打倒的地主、富农、“权威”,也曾幸灾乐祸,散布毒素。根据他们的“理论”,再有一百年,大寨的生产也再难恢复了。可是,我们大寨人就记住毛主席的一句话:坏事可以变成好事,坏的东西可以引出好的结果。灾后,我们遵照毛主席的教导,下了“一定要把坏事变成好事”的决心,修土地,盖房屋,扶禾苗,在抗灾斗争中,我们边学边用,边用边学。社员们说:

  “毛主席的书,越学压力越轻,越学办法越多,越学干劲越大。”果然,精神变物质,一九六四年,就基本上战胜了灾害,取得了历史上的特大丰收。

  一九六五年,又遭了一百五十天的大旱,我们又与干旱进行了顽强不屈的斗争,结果又夺了亩产七百九十六斤的大丰收。灾后到现在,只有两年零八个月时间,就凭着我们的一百二十多个劳力,就凭着毛主席所说的“愚公移山”精神,不仅取得了粮食连年丰收,还新修瓦房一百四十八间,青石窑洞六十孔,所有的土地,全部进行了整修,比灾前质量更好,标准更高。现在,大寨是“层层梯田,排排新房,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一个社会主义新大寨已初步建成。

  来大寨参观的同志们说:大寨是天天变,月月变。我们说:这是因为大寨的劳动人民爱学毛主席的书,天天学,日日学。资产阶级“权威”老爷们!从你们的“理论”上,能找到这样的“根据”吗?在你们的历史上,能找到这样的奇迹吗?永远也找不到。

  资产阶级“权威”老爷们!告诉你们:我们大寨人,并不以取得现有的成绩为满足,我们要遵照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教导,“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支援世界人民革命,我们说得到做得到,要让你们在事实面前碰得头破血流!

  资产阶级“权威”老爷们!告诉你们:真正的“权威”不是你们,而是我们掌握了毛泽东思想的工农兵!过去,我们大寨流传着一句俗话:“童养媳妇不成人,成了人了变成龙”。我们这些童养媳妇——贫下中农,在毛泽东思想武装下,已经变成“龙”了,你们再想从“龙口夺食”,那万万办不到了。

  谁要反对我们掌握毛泽东思想,谁就是反革命,我们就和他拼到底!

  资产阶级“权威”老爷们!你们说工农兵学毛泽东著作“庸俗化”、“简单化”吗?你们扒开耳朵听听,看我们大寨人是怎样说的。

  我们大寨的贫下中农说:“毛主席书是宝中宝,祖祖辈辈离不了。”

  我们大寨的贫下中农说:“毛主席的阶级斗争学说,就是贫下中农翻身求解放的学说。”

  我们大寨的贫下中农说:“只要保住毛主席书,革命事业永不丢,天天要读毛主席书,改天换地不发愁。”

  我们大寨的贫下中农说:“读了毛主席的书,方向明,看得高,遇到困难吓不倒。”

  我们大寨的贫下中农说:“有了毛主席的书,我们能推翻旧世界,创造新世界,也能保卫新世界。”

  我们大寨贫下中农说:“有了毛主席的书,我们能打江山,也能坐江山。”

  资产阶级“权威”老爷们!你们反对工农兵掌握毛泽东思想吗?你们想割断我们和党中央、毛主席的联系吗?你们扒开耳朵再听听,看我们大寨人又是怎样说的。

  我们大寨的贫下中农说:“谁要反对我们读毛主席书,谁就是帝国主义大走狗。”

  我们大寨的贫下中农说:“谁要反对我们读毛主席书,谁就是共产党的大叛徒。”

  我们大寨的贫下中农说:“谁要反对我们读毛主席书,谁就是中国的赫鲁晓夫。”

  我们大寨人祖祖辈辈吃尽了地主、富农“权威”的苦头。尝到了新社会的甜头。我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农民,同大寨的许多阶级弟兄一样,吃过旧社会的苦,尝到新社会的甜,最懂得谁好谁坏。在旧社会,我给地主扛过二十多年长工,新社会,我干过二十多年革命。在那些地主、富农、汉奸、日本帝国主义的“权威”统治下,大寨的贫下中农被地主、富农逼死的有四十人,灾荒年月逃荒外地的有二十人,被日本鬼子、汉奸杀死的四十人,卖了老婆、带走子女的有四十人,共一百四十人。那时候,我们贫下中农的生活处境是:童年讨吃要饭,中年为地主、富农当牛当马,老年病饿而死,几乎无一例外。

  现在,你们这些资产阶级“权威”老爷们,反对我们掌握毛泽东思想,不让我们跟毛主席走,就是想把我们拉回到那吃人的旧社会去。告诉你们,毛泽东思想给我们贫下中农思想上撒下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她要生长一千年,一万年,万万年。

  毛主席说:“被敌人反对是好事而不是坏事。”你们反对我们学习毛主席著作,正说明我们学对了。不仅我们这一辈要学,我们的儿孙也要学,要代代相传,一脉不断。你们想离间我们和党中央、毛主席的关系,那是白日做梦!我们知道:谁和我一家,我和谁一家。依靠谁,团结谁,打击谁,我们并不糊涂,我们要打击的,就是你们这些资产阶级“权威”、牛鬼蛇神!把资产阶级“权威”的“大权”夺过来,把资产阶级“权威”的“威风”打倒在地!

  话还得说回来,某些所谓“权威”,为什么他们敢抖威风?因为他们有权,有势,他们借着向党和人民骗来的权势,在党和人民面前抖威风。这是万万不行的。必须把他们的“权”夺过来,把他们的“威风”打倒在地,把他们从资产阶级的“权威”宝座上拉下来。

  资产阶级“权威”老爷们!你们反党反毛主席是有准备、有组织、有计划的,我们也是早做了准备的。毛主席教导我们:敌人磨刀,我们也要磨刀。你们手里把着棍子,我们也拿着棍子。你们的棍子是“哭丧杖”,我们的棍子是“千钧棒”。一条小鱼,怎能掀起大浪,一只蚍蜉,岂能摇动大树。全国五亿农民,有百分之七十是贫下中农,我们唾一口唾沫,也能把你们冲走,你们有什么了不起!

  资产阶级“权威”老爷们!这场斗争是你们挑起的。毛主席教导我们:对待敌人的进攻,只能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既然你们主动地挑起了这场斗争,我们就要全副武装上阵,打一场你死我活的硬仗,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资产阶级“权威”老爷们!是好样的,你们统统站出来吧。毛主席教导我们:“如果他们要打,就把他们彻底消灭。事情就是这样,他来进攻,我们把他消灭了,他就舒服了。消灭一点,舒服一点;消灭得多,舒服得多;彻底消灭,彻底舒服。”你们出来一个,我们就打一个,你们不出来,我们就把你们揪出来,总得给你们个彻底舒服。

  和资产阶级“权威”的斗争,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我们眼明,心亮,决心大,他们如果敢于负隅顽抗,他们“抗”到什么时候,我们就和他们斗到什么时候,直至取得这场文化大革命的彻底胜利!我们是说到做到,不放空炮!​​​​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