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宏良:真没想到这种差价会是真的

张宏良:真没想到这种差价会是真的

  在国外价格205元人民币(41澳元)的婴儿救命药,在国内卖70万。原本以为只是网络传言,并未在意。可是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国家医保局居然出来证实这是真的。

  只是辩解说,中国医院的这个药价70万元人民币是市场价;而澳洲205元人民币是政府报销价。结论是国外和国内该药差价并不很大。可是医保局的这个解释却产生了一个比药品差价更大的问题。

  这就是中国和澳洲这两个国家,究竟谁才是社会主义国家,谁才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为什么澳洲这样一个资本主义政府能够为老百姓承担药价的99%以上?而中国这样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却完全由患者自己负担,负担不起就只能等死?

  我们由40年前看病由政府100%报销的国家,改革成为现在这样一个看病吃药由患者自己负担的国家;而澳洲等许多西方国家却由原先看病有患者自己负担的资本主义国家,变成了患者看病99%以上甚至100%由政府报销的国家,究竟谁才是进步?谁才是倒退?谁才是真正具有社会主义性质的为人民服务的改革?

  最后我们想问问进行这种辩解的医保局官员,你还是不是共产党员?还是不是公务员?还是不是一个起码的人?还有没有做人的基本良知?还有没有做人的基本底线?还要不要脸?

  

  关联阅读:

国内一支70万的“救命药”,国外只卖205元?医保局回应

中国网

  一支特效的救命药,国外只卖41澳元(约合205元人民币),国内要卖70万?

  最近,一个自媒体发布的“求药”信息受到了广泛的关注。

  文章称,湖南一刚满1岁男婴因患上罕见病“脊髓型肌萎缩(SMA)”躺在医院9个多月,急需特效药救命,而特效药诺西那生钠注射液一支就需70万元人民币。这让家境普通的男孩家庭濒临绝望。

  诺西那生钠注射液。图据美通社

  这究竟是什么药?为何国内外差距这么大?

  看到网上的“求药”信息,为了弄清楚诺西那生钠在国内的定价情况,广东一位母亲欧阳女士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提交了公开诺西那生钠定价等相关信息的申请。

  提交的公开信息申请表

  除了这位市民,还有一名律师也曾以此方式向国家药监局申请公开相关定价信息,国药监对此回复这名律师称,该药品的定价不属于国药监的受理范围,建议向国家发改委申请信息公开,同时也表示药品定价乃是市场行为。

  “脊髓性肌萎缩症”是什么病?

  诺西那生钠注射液是什么药?

  为何药价如此昂贵?

  该药在国内外市场真的售价悬殊吗?

  国内患者用药价格是否有望下降?

  焦点一:脊髓性肌萎缩症是什么病?

  据国家儿童医学中心、北京儿童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吕俊兰介绍,脊髓性肌萎缩症(SMA)对儿童是一种致命疾病,通常有80%的Ⅰ型患者不能活过2岁;Ⅱ型患者行走困难且常伴有严重的肺炎并发症;Ⅲ型虽然不会影响寿命,但患者会全身无力,给其和家庭造成巨大的疾病负担和精神痛苦。

  湖南省儿童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医师吴丽文称,这种疾病以脊髓和下脑干中运动神经元变性、丢失为特征,是一种遗传性神经肌肉疾病类的罕见病。

  专家表示,我国SMA在新生儿中发病率约为1/6000到1/10000,目前约有SMA患者3万多名,但新生儿中的致病基因携带率约为1/50,危险性很高,因此进行大规模产前筛查非常重要。

  焦点二:诺西那生钠注射液是什么药?

  诺西那生钠注射液(Nusinersen)是全球首个获批的SMA治疗药物,截至2020年6月30日,诺西那生钠注射液已在全球50个国家和地区获批,并在40多个国家和地区获得了报销。

  专家介绍,诺西那生钠注射液是婴儿、儿童和成人5q型脊髓性肌萎缩症的反义核苷酸治疗药物,也是国内首个获批治疗脊髓性肌萎缩症的进口药物。医生通过鞘内注射(通过腰穿将药物注射到体内)的方式,给患者用药。

  吴丽文告诉记者,患儿在确诊后需尽早用药:第一年需要注射6次药物,头2个月需注射4针;之后每4个月需注射1针。

  吴丽文说,部分患儿在注射用药后,运动能力有一定程度恢复。湖南一名2岁11个月大的患儿诺诺今年5月开始注射该药,目前已注射4次。治疗后,诺诺的运动能力得到较好恢复。

  “从治疗上来讲,诺西那生钠注射液的确有用,但并不能完全逆转病情。”吕俊兰提醒称。

  焦点三:为何药价如此昂贵?

  记者了解到,诺西那生钠注射液于2019年被批准进口上市,目前未纳入医保,由患者自费承担。在国内,该药每单位价格为69.97万元。

  根据2019年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药价不再由政府定价,而以市场调节为主,通过医保集中招标采购来发挥作用。南开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药品法专家宋华琳说,罕见病患者人数少,具有临床不确定性,因此药物研发成本高,药品价格昂贵。个别药企往往由于技术领先获得定价优势地位,这并不一定违反我国反垄断法或药品监管相关法律法规。

  他认为,罕见病进医保屡屡引发关注的深层原因,是由于目前医保类型能涵盖的罕见病种类有限,且我国现阶段商业医保仍有待完善,罕见病患者的医疗需求难以完全满足。

  焦点四:该药在国内外市场是否售价悬殊?

  真相:41澳元是医保报销后的价格

  网络传言该药“在澳洲售价仅41美元,约合人民币280元”“在日本近乎免费”,并称“我们的医院暴利居然到了如此骇人听闻的程度”等。

  记者核实发现,所谓的41美元实则是41澳元。而这款药卖41澳元是有“前提”的。

  据澳大利亚药品福利计划(The Pharmaceutical Benefit Scheme - PBS)官网的公开信息显示,诺西那生钠注射液已被纳入药品福利计划,药品的政府采购单支价格为11万澳元(约合55万元人民币),患者自付费用为41澳元。

  也就是说,41澳元(约合205元人民币)不是诺西那生钠注射液在澳大利亚的药品价格,而是政府报销后的自费价格。

  澳大利亚药品福利计划官网显示,诺西那生钠注射液已被纳入药品福利计划,患者自付单支费用为41澳元。

  另据记者了解,日本不久前将相关药物纳入医疗保障范围,患者只需按该国整体医保政策承担相对低廉的费用。但该药物本身仍为高价药。

  记者还发现,全球将该药纳入公费医保的国家有限。在美国,该药每支售价12.5万美元。在加拿大,一位当地居民告诉记者,就职公司为其购买了商业保险之后,使用该药也需自费支付5700多美元每单位,并不便宜。据悉,大部分欧洲国家未将其纳入公费医保范围。

  而在中国,刚引进不久的诺西那生钠注射液目前仍属于自费药物。

  8月6日,诺西那生钠注射液的研发和制造商渤健(BioGen)在微信公众号“渤健生物”上发表声明:

  “根据国家相关规定,参加2019年国家医保谈判的药品必须是2018年12月31日前获得批准的药品。诺西那生钠注射液于2019年2月获批,不符合参加2019年国家医保谈判的条件,因此并未参加2019年国家医保谈判。”

  渤健生物”微信公众号声明

  诺西那生钠注射液的价格是由药企自行定价,在每个国家的价格存在一定出入,该药目前在国内处于市场垄断的情况,价格一直居高不下,也曾在各国受到过“价格过高”的批评。

  焦点五:国内患者用药价格是否有望下降?

  医保局:已被纳入医保谈判日程

  专家表示,因罕见病发病率低,药品用量极少,价格昂贵,一一纳入带量采购实现降价难度不小。如何减轻这类患者的医疗费用压力,目前仍是个难题。

  记者了解到,2019年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启动了“脊活新生-脊髓性肌萎缩症SMA患者援助项目”,为符合项目申请条件的患者提供援助药物。患儿家属可以申请参加援助项目,第一年大概能以140万元价格注射6支原价每支70万元的药物。

  专家表示,希望有关部门能够研究办法,通过医保等综合手段切实减轻该病患者的医疗负担。改善罕见病患者治疗与生存状况需要国家、社会组织、医疗机构和患者共同努力。

  多名专家认为,高价罕见病药产生有其特殊性,目前无论是用集中采购谈判还是纳入医保方式,推动其降价均有现实困难。

  湖南省卫生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此前一些罕见病用药问题得以成功解决,是因为我国人口基数大,部分病种的罕见病患者并不“罕见”,医保部门可以利用以量换价等价格谈判手段,促成企业降价,与现行保障制度形成共同利益。但从长远来看,还有很多罕见病新药临床总量少,很难议价。因此真正解决罕见病用药难、用药贵的问题,需要积极发展商业保险,综合利用慈善、救助等社会资源为患者减负,有关部门还应加快仿制药研发和一致性评价,从根本上提高相关药品的可及性。

  据红星新闻报道,国家医保局信访办工作人员表示,诺西那生钠注射液自2019年在国内上市以来,已被纳入医保谈判日程,国家希望和相关药企业谈判,将药物价格降下来,进而满足SMA患者的需要。

  但是药物价格下不来,就没办法进入到医保目录。

  为何药企价格不下降,就无法纳入医保呢?国家医保局信访办工作人员进一步向记者解释称,由国家医保局制定的医保目录适用于全国各地,因此需确保进入医保目录的药各地方都能用得起。“此类罕见病药物一旦纳入医保目录后,对于欠发达地区来说,基金用于支付高价罕见病后,其他基础疾病可能保障不了,后续还可能会造成地方经济压力,所以最根本的解决方式就是国家和药企谈判,将价格谈下来。”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