Г.А.久加诺夫:以普京为首的我国政府是否能够诚实地承认我国需要新路线

Г.А.久加诺夫:以普京为首的我国政府是否能够诚实地承认我国需要新路线

  Г.А.久加诺夫

  以普京为首的我国政府是否能够诚实地承认我国需要新路线

  译者:冷西

  ————————————

  《论据与事实》东欧中亚国际共运动态编译组

  国家杜马春季会议将于明天结束。米舒什金总理将向代表们发表讲话。我认为,这是新政府的一项非常重要的声明,新政府必须在此报告其六个月的工作情况。此外,政府还必须在紧急情况下继续工作。

  现在,系统性危机正在和冠状病毒的威胁相叠加。因此,我们有义务制定新的预算。目前在预算方面存在巨大漏洞。财政部对此已正式承认这个“漏洞”是5万亿卢布。而这意味着当前预算在支出方面已经超过了原定额度的22%。我立即就有了一个这样的问题——这个政府将做什么?它将如何拉动我国的经济?

  两个月前,5月份经济暴跌了约12%,6月又暴跌了11%。现在政府是否还有足够的资源来平息局势?

  如果他们只专注于消极等待坐在华盛顿的“州委”[1]的协调人的全面协调以及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的供给和建议,那么我国就不可能摆脱困境。美国经济已经以这种方式失败了。同时,其他国家也都自暇不顾——欧洲昨天同意设立一个半兆欧元的基金,他们在计划在生产中追加大量资金以振兴经济,而美国人已经印制了3万亿美元,并且有一半的美元都是只用于使美国摆脱危机。

  顺便说一句,甚至现在美国最富有的人都建议特朗普对他们征收更高的税率。而我们的寡头没有提出任何这样的建议。他们甚至没有提出修理这张“破旧的网”的提议,这些“破旧的网”[2]还在照常使用,但是如果不给予修补,最终它们都会被撕裂。

  而我们的政府对此又准备怎么做呢?他们计划投入大约为4-5万亿。但是根据我已经仔细研究了的科学院的建议。我和科学院都认为,今年有必要投资8万亿,明年是12万亿,而后年则要投资14万亿。

  对于我们而言,最重要的是总理将在明天提出什么计划,以及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做什么。

  我也仔细研究了统一俄罗斯党提出的建议,他们认为应该将预算封存。但是如果预算被封存,那么它的封存的依据是什么呢?工业和制造业已经在发展中。如果封存预算,我们就会被甩回来,而也会使总统在他的致辞中提到的任何愿望都不会被实现。

  政府还能如何减少社会服务的投资?全民连续七年处于贫困之中,每个普通民众实际损失了大约40%的收入。在这方面已经没有什么还能缩减的了。现在每一个公民每月的实际平均收入约为1.7万卢布,而这种半贫困的人群占了总人口的绝大部分的比例。

  如果政府想获取更多的税收,那将由谁来出这笔税收?寡头是不想实行累进的税率的。而普通民众也没有钱可付,他们甚至无法支付现行的那些税费。每个人都负债累累,全民贷款总额为17万亿卢布。

  那么,以普京为首的我们的政府是否能够诚实地承认我国需要新的路线、新的计划以及新的税收政策和新的社会政策呢?

  我想问他们——您是否认真研究了苏联的经验?当时,我们没有花一分钱就创建了一个个强大的行业,并使之成为了实行最好的教育的基础,这也是我们在1945年取得胜利的原因。但是我看到政府仍然用各种形式的栅栏将自己和苏联时代相隔开,即使是在伟大的卫国战争胜利75周年阅兵的时候也是如此。

  我想问问他们,他们是否研究过中国的经验,中国在疫情初期时经济也跌落了约6%,但是根据我们的中国同志给我们的通报,他们在第二季度结束时经济已经增长了3%。今年,中国将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几个经济仍能保持增长的国家之一,当然其中也包含越南。

  那么,我们现在的实际情况与总统宣布的带领俄罗斯进入世界前五发达经济体的承诺有什么关系呢?没有任何关联。根据当前的金融和经济政策,我们将排在第十五位,而这也意味着金融和经济危机之后将是政治危机。

  最重要的是,这意味着到2024年时,执政党和普京将一无所有。现在的问题是直截了当的——总统及其政府是否有足够的政治意愿来平息局势,是否有足够的政治意愿去维护和巩固我国公民的发展和国家安全,是否有足够的政治意愿去发展、维护我国的国民经济利益。

  当然,我们对此也为政府提供了许多实用的方案。他们在奧廖尔国际经济论坛上也饱受赞扬。

  第一个方案是加强对高科技的支持。我希望明天能听到答案。因为我国如果没有掌握高科技,我们就没有未来。

  现在,美国人也正试图扼杀一家我们的(高科技)公司。但是目前,他们和我们的统治集团都不完全理解俄罗斯的技术和美国的及时是完全不同的现实。它们有着完全不同的安全系统,还有着完全不同的运算方法。我们的这个公司提供的产品的运算速度比当今最快的操作还快30倍,而美国人却没有掌握这些技术。当然,欧洲是掌握了这些技术,比如诺基亚,它是瑞典公司。但是美国人是能够强迫他们交出这项技术的,而如果我们的统治集团不纵容的话他们就是不能强迫我们的。对此,我建议政府应有清醒的认识。

  这也就是说,政府应当及时为我们解决这个问题。如果到了我们都已经被由外军控制的无人驾驶飞机和船群包围时,我们的安全将没有任何回旋余地的彻底崩溃。因此,我们现在就需要做出紧急决定。

  第二个方案与机械工程的制造有关,特别是农业机械。我们现在的所有的建议都摆在政府的桌上。无论是农业政策还是可持续发展的农工综合体,我们都已详细制定了所有方案的细节。对此,我希望米舒什金总理能够仔细阅读我们的方案并为我们带来这些非常重要的问题的解决答案。

  第三个方案是有关对弱势群体的社会支持。首先,政府应当从重视教育开始。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出色的现代教育,整个国家就将无所作为。今天,教育支出仅占预算总支出的3.6%。让我提醒您,在伟大的卫国战争之前时,当30%的预算都用于国防和安全时,教育经费的占比都仍然维持在7.8%。1945年战争结束时事-8.7%。而在1950年,这一比例为14%。当时,预算的每七卢布中就有以卢布用于教育。这使我们能够创造核均势,并成为第一个进入太空的国家和拥有最合格和大量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一代。

  因此,在今天,首先就应当加强对“战争之子”[3]的社会保护。他们的总数有一千一百万,我们需要将他们拖出悲惨的生活。

  我希望总理明天会带上他的团队一起来。我们坚持要求政府的整个团队充分发挥充分的作用,包括强力部门[4]。对此,我们以杜马党团的名义也已经向总统、政府和所有强力部门的首脑都写了呼吁书。就近期的情况而言,我们希望他们弄清楚为什么袭击者打着司法的旗号对以В.И.列宁命名的国营农场展开了可耻的袭击,而最高法院副院长本人为什么也对我们的呼吁置若罔闻地也“保护”了这次袭击。

  为什么还对卡赞科夫的位于马里埃尔的具有特色的欧洲企业进行了袭击?他们为什么压制和扼杀了我们的党出身的州长[5],而我们却没有得到任何可理解的答案?

  从政治和稳定的角度来看,如果没有稳定的政治制度,我国就不会稳定。现在,总统府实际上不想组织与除执政党外的其他政党的任何正常接触。相反,他们却坐下来谋划新的阴谋。他们已经打压了左翼17年,而这也是导致现在整个国家走进死胡同的根本原因,这是一条通往90年代的道路。从从腐败和犯罪以及袭击者的袭击行为的角度来看,这些行为在所有地区都日趋明显,而这在远东地区尤为明显,那里的犯罪长期以来都一直占据着社会的最重要的地位,而当地政府对此熟视无睹,局势也因此日趋恶化。

  因此,我们也就可以得出结论——总统所制定的现行的人事政策必须进行重大改变。为此,政府有必要培训专业人员,这其中也必须包括业已证明了自己并获得我国的大多数的选民的坚定支持的政党,而这个党就是共产党。

  [1] 译者注:此处用的是俄语的“州委”一词。

  [2] 译者注:指俄罗斯税务系统改革。

  [3] 译者注:指参加过伟大的卫国战争、冷战时期的地区冲突和阿富汗战争的苏联烈士的后代。

  [4] 译者注:指俄罗斯内务部、联邦安全局、国防部和外交部。

  [5] 译者注:指伊尔库茨克州的俄共党籍的前州长列夫琴科被迫辞职。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