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旭之:岁月真静好么?

李旭之:岁月真静好么?

  精英公知给人灌心灵鸡汤,喝到的人爱说着一句句“岁月静好”。电视剧总是一派年轻的俊男靓女,穿着时髦光鲜,穿梭于写字楼公寓高级商场,逢口不是王董便是张总。岁月有人在静好,但必须先有钱,仅温饱不够,得够有豪宅住,有豪车开,身边要有异性相爱相随,有无工作并不重要。

  民国时代岁月静好必得是徐志摩陆小曼,张爱玲胡兰成们,他们却倒还没有指着流沛颠离家散人死的人说,看,这就是你不努力的结果!没吃的,你为什么不去吃朱古力?!现在说着岁月静好的人,哦,我们欣逢自古唯有的盛世繁华!我们要感谢生活给我们带来的美好!上了北大的我要感谢贫穷!贵州体重43斤的女学生病死了,只剩的一把干柴骨,那些嗜猎的人还要从干骨里榨出油来,从蚊子腿上刮下脂来,名曰为她众筹到百万,她却连知都不知道。她吴花燕的岁月静好在哪里呢?贵州贪官家里有着倒不尽的茅台,北京有开豪车到故宫里去撒欢儿的女子,他们的岁月那一定是静好的,酒池肉林么,皇家紫禁么,静好着还威风着。但他们的静好一定不属于吴花燕们。

  岁月静好么,钱越来越难挣,也越来越贬值,还被出其不意地物物涨价,特权,贪腐,骗诈,欺辱,凌弱……,还有那一张张的不要脸,譬如有一国家级学术期刊能刊发“导师崇高感和师娘优美感”的论文,没有科技内容的献媚之文,却能刊发于作者的导师做主编的期刊上,事出后导师却佯装不知,一推六二五。二有研究生以自己的导师为论文研究对象,其指导老师和答辩委员又是导师本人。虽则外举贤不避仇,内举贤不避亲,但这两起的太过之处,只能用四个字说:真不要脸!不献媚就被整治,也不能攀爬,而受媚者,则是坦然心静的不要脸。礼义廉耻,竟然到了这般境地。

  岁月要如此静好,必须要做阶层的跃升,从无产跃升到中产,你就有了中产里的静好,忘掉无产阶层里的辛酸苦难和无助,从中产跃升到富豪,你就安享富豪门里的静好,出入于高级酒会,穿梭于达官显贵,忘掉中产里的拼搏和压力,那一掷千金的爽,豪宅豪车的派儿,满身名牌和珠宝的耀目,你就傲视这世界,你不傲视则如衣锦不去归乡,那是穿着锦衣去走夜路一样。郭美美露小宝们深懂其道。但跃升,现实只让你存于梦想。

  岁月静好的鸡汤灌下去,被灌得迷糊者也随着岁月静好起来,大灾小难只要没轮到自己头上,他永远是一脸的岁月静好,现世安然。而对那些呐喊斩棘的勇士,扔过去的,你是负能量,你要学会跟世界达成谅解,你要学会去适应一切。身处底境的人却为富贵安然者跟唱岁月静好歌,飘飘荡荡中自乐于其间,才是最可悲者。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人类能有的一切丑与恶,和平社会里它一样都没少,不过仅是和平而已而已。

  因为你懂的,便也只能如此而已而已。

  2020.1.19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