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宏良:养老金革命反映了社会需要对精英的约束

张宏良:养老金革命反映了社会需要对精英的约束

    眼下如火如荼的法国大众民主革命是养老金改革引起的,由此不由得想到了中国的养老金问题。提起这个问题才发现,中国养老金问题的严重程度要远远超过法国,面临的三类矛盾几乎都是改革后人为形成的。

ab80be264c7aa8e1514f75bfcd275ed3.jpg

    第一类是古往今来全世界最严重的老龄化问题。这个矛盾是那位画圈老人遗留下来的历史问题,已成为今天人们被动承受的客观矛盾。八十年代以来中国动用国家机器强制推行独生子女政策,采用暴力手段强行把中国推入了人为制造的老龄化社会,并且老龄化的严重程度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如果按照三代人计算,现在一对青年夫妇头上有6个老人;如果按照4代人计算,就是14个老人。

4979d66ca19dc686f82a19c133ed54c3.jpg

    微观宏观都一样,家庭和社会的比例都相同。如此悬殊比例的老龄社会将会逐渐丧失社会活力,不用别人动手就会自我衰落。再加上40年来全世界跨国公司和本国资本的掠夺式经营,已经基本上耗光了未来子孙后代的资源和环境,一个年轻人将会更加难以养育头上叠床架屋的众多老人。由于这是历史遗留的客观矛盾,不是这一代人能够解决的,将来怎么办,只有天知晓。

6ca00ba5db3aa09a0bec38ab0b341394.jpg

    第二类是官民之间养老金双轨制问题。这是现实社会关系造成的矛盾。由于中国改革是官权主导的改革,形成了历史上最严重的官权独大现象,反映在养老金问题上,就是官员制定了自己不交一分钱养老保险,退休后却享有数倍于老百姓养老金的养老制度。

ec35fd813233d09a6d325ac4d4716007.jpg

    这个养老金的双轨制问题,是造成目前官民矛盾的一个重要方面,是威胁性巨大的定时炸弹,一旦爆发危害将远远超过今天的法国大罢工。无论是按照现代西方的法制观念,还是按照古代中国的法制观念来衡量,这种养老金双轨制都像欧洲封建社会的“初夜权”一样,是一种典型的集团犯罪行为。

d18f80a681be7d31af1852a0295581cb.jpg

    第三类是延长退休年龄问题。这是在人为制造未来社会的矛盾。延长退休年龄本来是为了弥补社会养老金的不足,可是延长官员的退休年龄,却只能会加剧社会养老金的不足。

4d371613daf79b51d219dbf661a618d7.jpg

    道理很简单,劳动者是在创造社会财富,退休年龄越长,创造的财富就越多,自然会弥补养老金的不足。而官员是社会财富的消耗者,贪官污吏更是社会财富的掠夺者,他们退休年龄越长,耗费和掠夺的社会财富就会越多,就越是会加剧社会养老金的不足,从而加剧社会的矛盾和危机。

700010c8db4d4430d0841ecb6b0eda2e.jpg

    随着老年社会的到来,养老金问题将会受到社会越来越大的关注,今天法国的全国大罢工就是一个典型例证。为了防范未来养老金问题会引发或者爆发为中国的社会矛盾和危机,现在必须抓紧对养老金问题进行真正的改革,也就是中国古代所谓的改良,通过改良来化解各种矛盾,避免爆发为社会危机。

fb1db8850491321ff6a72843f7ade77e.jpg

    首先,对于历史遗留下来的老龄化矛盾,就如同自然界矛盾一样只能防范和减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难以解决,这个问题只能和老百姓讲清楚。在讲清楚的同时,主动与造成这个矛盾的历史错误进行切割,赢得人民的谅解,避免让这一代人为以往的历史错误买单。这个问题只要讲清楚,切割清楚,相信中国老百姓是能够理解的。

24684fb915258a90ea5fa17926277af6.jpg

    其次,对于养老金双轨制问题必须坚决纠正。无论从社会主义制度的性质来讲,还是从现代政治文明的要求来讲,官员退休后都不应该享有超越老百姓的特权。本来当官风光一辈子,就已经是对老百姓的不平等,就已经是对老百姓人权的否定,退休后仍然享有超越老百姓的特权,既违背了东方价值观的天道天理,又违背了西方价值观的平等人权,必须坚决废除。
    最后,对于延长退休年龄问题,倒是应该实行双轨制,只允许老百姓延长退休年龄,而不允许官员延长退休年龄。虽然表面上来看这样做对老百姓不公平,但是在今天这种官僚体制下,允许官员延长退休年龄将是对老百姓更大的不公平,将会更加彻底掏空养老金的财政基础,不仅会造成难以预料的社会危机,甚至会造成更加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
    从目前中国养老金的这三类矛盾可以看出,不仅当今中国面临的各种问题是改革造成的,必须通过真正的改革也就是改良来解决,而且反映了中国的官僚集团或者说公务员队伍,正在形成与民众利益的根本对立。他们利用社会赋予他们的权利,打着改革的旗号,把人生幸福和安宁的所有要素都在向自己手里集中,同时又把老百姓一生都推入了“预期不确定”的恐惧之中。
    法国“黄背心运动”之所以会因为汽油涨价6分钱而爆发革命,智利之所以会因为地铁涨价4分钱而爆发革命,目前法国养老金改革之所以连一分钱都还没动,就爆发了席卷全国的大众民主革命,就是因为“预期不确定”造成的。人最大的恐惧并不是收入下降和贫穷,而是对明天预期的不确定性,老百姓经常讲的“不怕情况糟,就怕心里没数”,就反映了预期的不确定性才是老百姓的最大恐惧。

c81d43758e2b9520bad38fed9154c813.jpg

    当今世界爆发的4分钱革命和6分钱革命表明,对于现代社会的人们而言,比贫富两极分化,比社会财富分配不公更加难以接受的,是对明天对未来预期的不确定性。要避免1%的精英把99%的老百姓推入预期不确定性的恐惧之中,就必须建立99%对1%的直接监督,用大众民主取代精英民主,这是维持现代社会长治久安的根本途径。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