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王忠新:两起涉及人命大案法院缘何判权健无责

王忠新:两起涉及人命大案法院缘何判权健无责

  《男子用“权健八卦仪”汗蒸后死亡 法院判权健无责》,周洋接受权健肿瘤医院治疗病情恶化死亡,竟被权健宣传“重获新生”周洋父亲气不过把权健告上法庭,同样败诉。而且,权健涉及近200起官司,为何都能全身而退?整个保健品全行业欺诈,法律如何在作为?

一、用“权健八卦仪”汗蒸后死亡一审判权健无责

  去年4月份,邱女士带40多岁身患癫痫的弟弟邱某,在湖南怀化市鲍群安经营的一家名为“自然医学权健火疗”的养生美容院做理疗。“做火疗那个人告诉我们说,这个火焰有蓝色的、有黄色的,说你的身体有什么病就呈现什么样的火焰。”邱女士和弟弟做的项目是汗蒸,使用的是一个叫做“权健八卦仪”的仪器,四四方方的形状,可以容下一个人坐在里边。“当时根本没有给我们介绍任何这个产品对人群的体质的要求,对疾病的要求什么都没有提。只是说这个特别好,有病治病,无病调理。在弟弟接受汗蒸期间,火疗馆的合伙人之一鲍群安,“就在吹嘘说她们公司有300多个秘方,好多医院治不了的疑难杂症她们都能治得了,可以治未病,可以治已病。未病就是说未来可能发生的病,已病就是已经有的病,她都能给你调理好。”

  据邱女士的弟弟做了30分钟汗蒸之后出来了,脸色看着似乎不好,去厕所十几分钟没有出来。理疗院工作人员撬开厕所门之后发现,邱女士的弟弟已经倒在地上,没有了气息死亡。随后,邱某的父亲将鲍群安等该美容院的三位合伙人以及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告上法庭。2018年9月,怀化市鹤城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权健公司无责,鲍群安等3人承担40%赔偿责任,死者邱某自身承担60%责任。邱某父亲不服,提起上诉。那么,权健公司为何一审被判无责?在今年的12月份,湖南怀化市中院二审开庭审理此案,法庭表示择期宣判。在权健大厦将倾之时,相信法律的判决会有转机,可那仅仅是法律的转机吗?

6cb5ed07c11b71c54ca4a6135a5d62b6.jpg

二、周洋被治疗病情恶化死亡其父亲状告权健败诉

  周二力(化名)变卖几乎所有家产,去救患骶尾部恶性生殖细胞瘤的女儿周洋,就在4岁周洋病情有所好转,权健公司上门告诉周家,使用权健的中药抗癌秘方能成功痊愈。并将他带到权健公司的创始人兼董事长束昱辉的面前。在付过5000元现金后,得到一款紫草体用精油、一款粉末状固体饮料、一袋没有配方说明的中药制剂(束昱辉开的)。周二力从权健公司买的价值5000元的三款“癌症克星”,其中名为紫草体用精油的产品,在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的直销产品注册是化妆品。化妆品能吃吗?化妆品能是“神药”吗?

  权健是在2013年8月7日拿到的直销牌照,而周洋在2013年初就开始服用权健的药物。但在这没有“牌照”的数个月中,却丝毫影响到权健的“大生意”。周洋接受权健肿瘤医院治疗,配合服用权健公司旗下的药品,三个月后病情加重恶化,于2015年12月12日生命画上句号。但非常不可思议的是,周洋被治死了。可在权健的宣传材料上,周洋笑得很开心,竟被治愈的“重获新生”。一时,百姓激愤,各大媒体口诛笔伐。将周洋治死还说“重获新生”,气不过的周洋父亲把权健告上法庭,如何竟然败诉?

  2015年,周洋父母曾以此起诉权健集团不实宣传的侵权行为,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松山区人民法院的判决显示,无法证实这些互联网上的侵权行为,包括“虚假宣传周洋病情,使用周洋的肖像和姓名”出自权健公司官方,因此判决周洋父母败诉。将周洋治死还说“重获新生”是不是虚假宣传?

  周洋放弃正规治疗最终离世到底和权健公司有没有直接关系?权健公司有没有利用周洋推出过虚假宣传?它的专利疗法和产品到底安全吗?

a3bd9cdb4157569c422163c8d5f3e568.jpg

三、权健屡屡吃官司,为何它总能全身而退?

  权健在全国铺开 7000 多家加盟火疗店,一些参与者不仅搭上钱财,更有人烧伤、致残,甚至丢了性命的,还远不止上述两起命案。

  1. 权健惹出命案连连。据媒体统计, 2015年4月,西安的白某某经朋友介绍使用火疗治疗牛皮癣后病情加重,十天后,白某某死亡。2016年5月,内蒙的包青河带着父亲包向春进行火疗后,包向春突发心脏病死亡。2016年8月,朱某在义乌两次进行权健火疗后均感不适,后因热射病抢救无效死亡……。利用虚假宣传的“神药”治疗肿瘤,夺人性命的也不止这周洋。

  2. 权健吃官司成了小菜。除了火疗治病、“神药”治病的虚假宣传坑蒙拐骗外,权健涉嫌传销更为严重,2012年,吉林蛟河市法院(蛟刑初字第 121 号)查明2008年4月,被告人孟某某在天津加入权健公司进行传销活动,判决书上明确写着,“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公司束昱辉”。权健经销商涉及传销案,还分别被贵州省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黔02 刑终 257 号、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临刑二终字第249 号判决。尽管多年来权健没少吃官司,光接到法院起诉书就至少124篇。

  “虚假广告罪”的刑罚,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应对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2.法律偏袒权健的三种手段。权健明明白白的涉嫌“虚假广告罪”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而且,权威媒体对权健涉嫌犯罪,在几年前就已有报道,但仍有权健的受害案例不断曝光?权健为何这样任性,为何就得不到法律的制裁?细究法律偏袒权健的途径有三种:

  一是法律不管不问。权健医学虽拿到直销经营许可证,其产品和直销区域均有限制,直销区域仅限“一市七区”:天津市市辖区和平区、河东区、河西区、南开区、河北区、红桥区、北辰区,经批准的直销产品共13种化妆品。后来直销备案产品扩大到化妆品30种、保洁用品和保健食品6种共40种,2018年底权健官网咋列102种产品?权健医学又如何营销全国?权健保健食品如何被宣传成“神药”并当处方药?法律为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二是法律排除权健。对涉及权健的案子,法律在判决上,则将权健排除罪责置之度外,权健无责,自然能置身事外,自然就不会遭到起诉追责。上述邱某弟弟和周洋的两起命案判决,就属这种情况。

  三是法律帮助断尾。权健即使被起诉,在之后的判决中,几乎全都不承担连带责任。仅仅就事论事,实际是断尾求生。还有将权健下属的传销定为假冒权健产品传销,以此做切割!这就是权健接到200来起起诉,为何都能平安无虞的原因。

四、司法偏袒资本任性 绝不仅仅是权健一家

  法律偏袒资本,尤其偏袒大资本集团任性,已成一种普遍的法律现象。

  1. 鸿茅药酒咋能让公安跨省抓捕无辜?2018年初,医师谭秦东在只有家人和朋友共5名粉丝的博客,发表一篇质疑保健品鸿茅药酒的科普文章,提醒鸿茅药酒可能存在副作用。就被厂家所在地内蒙古凉城县两名警察,在广州将他按倒在家门口楼梯间抓走,在广州接受一次询问后,谭秦东被带往深圳,又由从深圳被带往北京。抓捕团队将他押上一辆商务车,一直开到内蒙古平凉县。他在看守所里度过了97天,直到媒体质疑蜂起,才获得保释。

  2018年4月18日,谭秦东在律师陪同下取保候审,谭秦东已被关押的呆头呆脑。2018年5月中旬,平凉县警方再次在广州一处派出所对谭秦东进行询问后,谭秦东陷入崩溃,被家人送进医院接受治疗。2018年5月17日,也就是他离开平凉县看守所一个月后,谭秦东最终选择终止可能再次将他摧毁的法律程序,他向鸿茅药酒发布致歉声明,而后者撤回对他的法律指控。谭秦东一败涂地,鸿茅资本在司法的保驾护航下大获全胜。

  2.近3000起官司咋奈何不了“天狮”?第一代保健品直销巨头天狮集团创立于1995年,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天狮”排名第214。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09年以来,全国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已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由传销活动引发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致155人死亡。

  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引发近3000起案件,还致155人死亡,但“天狮”作为非法传销企业却能逆风生长,还成长为“巨无霸”式企业。天狮内部资料显示,截至2004年底,天狮就在全球90多个国家建立了分支机构,产品覆盖190个国家和地区,在全球拥有900万稳定消费人群。不但覆盖了5大洲,还在安利、雅芳等国际直销巨头的美国老巢建立了分公司。就连“天狮”下的崽--“权健”(束带领一个从天狮辞职离开的团队创建权健,运作模式是天狮复制),背后的原因不受质疑和思考。

b880a359e898e01fa316bfa349220b12.jpg

  3.保健品全行业欺诈有无法律偏袒资本任性?中国保健品行业和市场,从1987年杭州保灵企业推出人参蜂王浆拉开序幕,到太阳神口服液、振华851、昂立一号、延生护宝液。一波接一波掀起保健品市场的消费浪潮,到中华鳖精在马俊仁代言下一度开创了保健品的黄金时代。随后,第一代保健品直销巨头天狮集团及当今的直销之王无限极,撑起了中国直销业野蛮生长的过去与现在。数据显示,国内已向92家直销企业发放直销牌照,其中超过2/3的直销企业的经销范围与保健品有关。整个直销行业在2017年业绩已超过2000亿元。

  央视网发文:《权健牵出的只是非法传销冰山一角,之后还有更大的鱼!》,央视新闻移动网再度以《权健之后还有更大的鱼》为题发文,还特别呼吁“别让权健后面的人跑了”,中国的司法要加油!

  结束语:所有保健品的营销方式,说白了就是坑蒙拐骗,连人民日报都发话:中国所有保健品都是骗人的!而且,权健摊上近200起官司,“天津天狮”更近3000起案件,还致155人死亡,“天狮”、“权健”怎么都毫发无损?作为非法传销企业咋能逆风生长为“巨无霸”企业?为何对整个保健品营销坑蒙拐骗的种种犯罪,司法显得那么无力,甚至偏袒资本的任性?很多老百姓用良心都能看明白的案子,专业法官怎么就看不明白?有的地方打出的招商引资口号:“让投资的外商101%的满意!”,如果让投资的资本“101%的满意”,那法律是不是成了资本的跟屁虫?让投资的资本“101%的满意”,哪该让人民满意多少?法律在保护老百姓和保护资本上是否有点失衡?中国的司法建设从“权健”的案子上该汲取点什么?

  (本文第一节资料来于《新闻纵横》)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

 

海之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