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潜伏里国民党的内部悲剧人物李涯

潜伏里国民党的内部悲剧人物李涯

  十年前,电视剧《潜伏》曾经红透一时,人们对愚忠国民党的,又很有办事能力的特务队长李涯印象很深,最后李涯被地下党廖三民抱着跳楼而血浆如注的时候,许多人相信在这一刻都忘记了政治立场,而多多少少动了一点恻隐之心。

  李涯和余则成同期,是抗战初期加入的军统组织,抗战胜利后,已经锻炼成了一个地道的老特工,曾是军统内部唯一安插在延安成功的秘密潜伏人员,后天津我党地下内部一个支部被敌捅破,李涯的真实面目才正式暴露,可见李涯是一个有心计、有头脑、能力超强的军统特工。

  获释后的李涯被派往天津,担任军统行动队队长,他吃住都在办公室,没有自己的家,他不给领导送礼,没有参与派系斗争,只有一颗把我党一网打尽的心,来扑在自己的本职工作上,他被冤枉时,曾委屈的对站长吴敬中说:“站长,我的工作,全站上下有目共睹,我吃住都在办公室,这么多日子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你还信不过我吗?”潜伏在天津站的我党地下人员余则成曾对吴敬中说:“像李队长这么精忠报国的人,我还是真的少见!”

  而反观国民党天津军统站其他人员,首先说站长吴敬中,吴敬中曾对余则成说:“则成,凝聚意志,保卫领袖这八个字,我琢磨了十五年呐!我的心得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此外吴敬中还说:“蒋宋孔陈家里有多少钱?所以他们愿意革命!”可以说,吴敬中是一个意志消退,满脑子贪污腐败的一个人,但他也反共,因为我党领导的革命要颠覆国民党统治的旧秩序,势必会影响他个人的利益,因为他是军统少将,但在大厦将倾,无可挽回的时候,吴敬中对余则成说:“这个仗也就打个一年半载了,以后做生意,我打算办一个公司,有美国背景的,到时候你来给我当总经理!”

  而情报处长陆桥山,就是一个势力小人,他对时局看的没那么透,但他是为了一个自己提拔而不顾一切的人,例如他为了当上副站长,而不惜把情报渗透给稽查大队,也不希望李涯通过功劳坐上副站长的位置,他在军统内部拉帮结派,他本人属于老广帮郑介民的人,所以也敢有恃无恐,他当上了国防部巡查员以后,到天津维持秩序而不惜枪杀了九个学生,这反而激起了人民更大的愤怒,也给吴敬中和李涯的维稳造成了巨大的困难。

  而国民党驻天津的敌特人员,最典型滑稽又深刻的就是中统特务谢若林,以下是他与余则成和李涯的对话。余则成故作惊讶的说:“这种地下情报买卖工作,误党误国呐,我得上报我的领导。”谢若林说:“我劝你最好别管,这个圈子的人,南京武汉的都有,你断人家财路,人家会断你生路的。”余则成说:“老谢我看咱们以后还是少交往,我们这家规依然很严,万一站长知道了。”谢若林抽着大烟不屑的回复说:“怕什么?他知道了,就拉着他一块干!”

  而谢若林和李涯的对话则更逗,李涯问谢若林:“你不反共吗?”谢若林摇了摇头:“我不啊,我是在游历在他们之间生存的。”李涯说:“你没有信仰。”谢若林哈哈大笑的说:“那只是我拿薪水的地方,这有两根金条,你能知道哪一根是高尚的,哪一根是龌龊的吗?这仗打完后,还有什么?只有钱了。”

  为什么观众喜欢谢若林,除了他口吃结巴的唯利是图之外,也在于他说的许多话深入今天不少人的五脏六腑,觉得他说的对,而余则成和李涯这种为了信仰而执着的人,都是脑残有病的。

  当特务队长李涯面天长啸,他对站长吴敬中说:“如果我被陆桥山馋毙,我就在法庭上大喊,党国为党不公,立党不义,我李涯一身赤诚,却遭到如此的下场。”李涯的这句话,不知道远在南京总统府的蒋介石能否听到,1949年1月,随着军事战争的失败,蒋介石宣布下野,下野时,他痛哭流涕,对亲信说:“国民党是被自己打倒的。”

  当国民党的最高领导人无力建立全党、全民信仰,当国民党整体涣散,集体为私的时候,党内充斥着大批吴敬中、陆桥山、谢若林等各色人等,那么李涯的人生命运就注定成了一场悲剧,可怜他在天津即将陷落的时候,当站长吴敬中焦急的忙着带着金条细软逃跑,余则成忙着给我党递交最后情报的时候,而李涯还在组什么黄雀行动,企图天津解放后,他留下来继续战斗,这不知道是一种执着、愚蠢、信念、还是一种悲剧呢?

  如今习大大新时代,加强思想统一,党的建设,凝聚意志,采取了各种措施,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它在最大程度上避免了党内再出现吴敬中、谢若林、陆桥山,避免了谢若林嘴里那句:“你断人财路,人家会断了你生路的。”(完)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

 

海之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