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斌:GDP计算的真相

用户评分: 0 / 5

不活动星星不活动星星不活动星星不活动星星不活动星星
 

 宏观经济学的所有概念中,最重要的指标是国内生产总值(GDP)。仿佛卫星能探知整个大陆的天气情况一般,GDP也可以显示一国的经济全貌,它被认为是社会经济福利最好的一个衡量指标。

  如果卫星仅仅通过总降雪量(而非降水量)来报告整个大陆的天气情况,那么,GDP的确与卫星相仿佛。但是,正如总降雪量从来都不是一个大陆的总体天气情况的最佳衡量指标一样,GDP也不是社会经济福利最好的一个衡量指标。

  GDP是在某一既定时期一个国家内生产的所有最终物品与劳务的市场价值。

  可以用两种完全独立的方法来计算GDP:加总家庭的总支出或加总企业支付的总收入(工资、租金和利润)。由于经济中所有的支出最终要成为某人的收入,所以,无论如何计算,GDP都是相同的。

  为说明GDP统计的不同的方法,不妨首先设想,有这样一个极其简化的经济社会,其中不存在政府和外贸部门,也没有投资。这个小经济暂时只生产消费品,即那些供家庭购买并用于满足家庭需要的产品。

  这里只计算最终产品,即最终由消费者所购买和使用的那些东西。各个家庭用其收入购买这些消费品,将所有花在这些最终消费品上的货币价值加总,我们就得到这个简化经济的国内生产总值(GDP)。

  GDP不包括中间产品——即用于生产其他产品的产品。原因是中间物品的价值已经包括在最终物品的价格中了。把纸的市场价值与贺卡的市场价值相加就会重复计算。这就是说,会(不正确地)把纸的价值计算两次。

  因此,GDP包括面包而不包括小麦。在计算GDP时,剔除中间产品并不太复杂。我们所需要做的仅仅是:直接将面包记入GDP,而避免记入生产面包所使用的小麦和面粉。

  当生产出来的一种中间物品没有被使用,而是增加了企业以后使用或出售的存货时,中间物品被暂时作为“最终”物品,其价值作为存货投资而加到GDP中。当以后使用或销售中间物品存货时,企业的存货投资是负的,因此后一个时期的GDP就减少了。

  于是,在这个简化的经济中,用最终的物品和劳务的年流量的加总方法,可以很容易地统计出国民收入或国民产值:(蓝色牛仔裤的价格×蓝色牛仔裤的数目)+(苹果的价格×苹果的数目)+…直至计入所有的最终产品。国内生产总值被定义为一国生产的最终产品流量的货币价值的总和。

  因为市场价格反映了各种不同的商品和服务的相对的经济价值,所以用市场价格来衡量不同的商品的价值。也就是说,不同物品的相对价格体现了居民消费该物品的最后(或边际)单位时的价值评判。

  试问,市场上5元一个的面包,是由哪个居民作出的价值评判?难道有人对卖主说,他要购买三个面包,并对第三个(最后的或边际的)面包的价值评判为3元,于是卖主就会按3元/个把自己的面包卖给他三个?

  计算GDP的第二种方法就是统计生产要素的收入(工资、利息、租金、利润)的总和,这些收入是社会最终产品的生产成本。

  此外,如果你住自己的房,则被认为是在向自己付房租。这是国民账户中许多“设算收入”(或衍生收入)中的一个。如果我们真想衡量美国人所实际享受的住房服务,那么这种租金估算方法是有其意义的。

  的确,工人住自己的房子也在付房租,但并不是向自己付,而是向资本家付,资本家的利润中已经算入了工人的房租,从而“设算”工人自有住房的租金收入,是重复计算。

  “拥有价值1000塔勒的小屋子的工人,的确不再是无产者了,然而只有萨克斯先生这样的人才能称他是资本家。但是,我们这个工人身上的资本家特征还有其另一方面。我们假定,在某个工业地区里每个工人都有自己的小屋子,这已经成为通例。在这种场合,这个地区的工人阶级便免费享用住房;住房费就不再算入工人的劳动力价值以内。但是,劳动力生产费用的任何降低,即工人生活必需品价格的任何长期降低,‘根据国民经济学说的铁的规律’,也就等于劳动力价值的降低,所以归根到底会引起工资的相应降低。因此,工资下降的平均数量就会相当于节省下来的房租的平均数量,也就是说,工人住自己的房屋还是付了租金,不过不是像以前那样以货币形式付给房东,而是以无酬劳动形式付给他为之做工的厂主。于是,工人投在小屋子上的储蓄确实在一定的程度上会成为资本,但这个资本不归他自己所有,而是归那个雇他做工的资本家所有。可见,萨克斯先生甚至连在纸面上也没有能把自己的那个工人变成资本家”

  另一方面,如果只设算工人自有住房的房租,而不设算资本家购买从而自有的写字楼和厂房的房租也说不过去。同样地,资本家购买从而自有的机器也应当算一笔租赁费收入才对。这样的设算收入除了增加GDP的名义数值,虚构繁荣来宣扬资本主义制度之优越外,并无实际的意义。  

  统计工作者在衡量收入时,总是小心翼翼地只将一个企业的附加值计算到GDP中。附加值指的是这样一个差额:企业的销售额同从其他企业购进的原材料和劳务的支付额之间的差额。

  换句话说,在计算GDP中企业的收入或附加值时,统计员计入的是为购买各生产要素所支付的成本,同时扣除所有对其他企业的支付。这样,工资、薪水、利息、股息等形式的企业成本都计入了附加值,而对小麦、钢材、电力的购买则不会计入附加值。为什么在计算GDP时要扣除这些从其他企业购买的价值呢?因为这些购买将会由其他企业在计算GDP时以附加值的形式适当地计入。

  这两种方法的计算结果正好相等。例如,凯伦为多戈给她修剪草坪而支付100美元。在这种情况下,多戈是一种劳务的卖者,而凯伦是买者。多戈赚了100美元,而凯伦支出了100美元。

  如果凯伦与多戈结婚,情况就变了。尽管多戈仍然会为凯伦修剪草坪,但修剪草坪的价值现在就不属于GDP了,因为多戈的劳务不再在市场上出售。

  本文摘自《经济学的真相——宏观经济学批判》一书的第4章“国内生产总值(GDP)”。

 

海之子网站。

消息订阅

留下邮件 ,订阅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