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是懂教育的

用户评分: 0 / 5

不活动星星不活动星星不活动星星不活动星星不活动星星
 

莫言是懂教育的。

有孩子上过小孩的家长,都应该知道,很多孩子的6年级基本就不上课,而去报课外班了,准备参加所谓私立名校的考试。可以说,小学6年级基本上不按照学校的教学计划上课了。不相信,专家们不知道这些。如果看不到这些,就脱离了实际。

应试教育是害人的教育。这个考试或这次考试,孩子是好学生,那个考试或那次考试,孩子就不是好学生了。每次或每个考试都成绩好的孩子,身体等其他方面就很有可能不那么好了。

另外,如果专家这么看重考试,建议,对专家这个称谓也要进行考试。专家和专家也不一样啊。没有成绩怎么衡量专家的层次呢?最好,参加这个会议的成员,也要选拔一下,一个专家的水平也是不断在变的啊。

我们进入了所谓的专家时代。但对专家的要求却很不高。进了专家这个门,就永远是专家了。专家在专业范围内就没有弱项吗?

没法写了。一个电话来了,找孩子的。希望孩子能正确处理这个电话。当然也希望那个大人能做出一个大人的样子,也争取处理这个电话。孩子是弱者,大人是强者。至少做到不以大欺小,不以己之心度人之腹。爱心能有最好,没有也不奢求了。大人不能高看自己,也不能小看孩子。

 孩子虽然大了,但毕竟还是小孩子。希望大人不要为难孩子,最好保护好孩子的基本权利。不保护孩子的基本权利总说不过去。

嗨。事情好多。就当锻炼孩子一次吧。嗨。

 

 

 

 

 

 

专家反对缩短中小学学制:莫言不懂教育 无知无畏

 

7月13日下午,21世纪教育研究院在京召开“基础教育学制改革研讨会”,与会教育专家一致对作家莫言提出的“缩短基础教育学制”表示反对。他们承认莫言做过调研,但认为其观点缺乏理论支撑与科学依据。

与会专家认为,基础教育学制12年,这是世界通行的基础教育学制,是培育一个孩子身心成熟的必要时间,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提出基础教育学制要缩短。学制长短并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如何划分学段、如何衔接各学段。

“莫言无知无畏敢说,不懂教育”

关于12学制的质疑一直存在。今年两会期间,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曾建议“将12年学制改成10年一贯制”。他的建议得到了众多网友支持。他们认为,在应试教育环境下,学制太长浪费时间,高三、初三就是复习,小学5年上完也没问题。

然而,一些业内教育专家对此并不认同。

王 本中曾任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校长,现为中国教育学会高中教育专业委员会名誉理事长,他此次研讨会上反驳道:“一年高考复习,一年中考复习,说这都是浪 费,10年就可以学完。应试教育有两个关键词‘高厉害’、‘强选拔’,其实不管是改成10年,9年、8年也好,哪怕你改成6年,也会有两年照样是复习应 试。”

王本中对澎湃新闻笑称:“莫言无知无畏,敢说,但其实不懂教育。”

上 海中学原校长唐盛昌认为,学制缩短为10年,实际上是把教育的任务窄化了。教育的重要任务是培养学生的基本素养,立德树人,而不仅仅是只考虑念几本书。 “10年就可以完成12年的事?我认为没有理论和科学依据。现在的问题不是这个问题,是在这12年里,我们应该承担的教育任务,是不是真正做实了。”

北京海淀区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吴颖惠也明确表示反对缩短学制,“这太不符合教育规律了,对教育没有基本的尊重!”

她认为,12年的基础教育阶段,是慢成长的过程,是让孩子成人的过程,而不是成才的过程。如果在未成年人心理尚不成熟时,就把他们抛向社会锻炼游泳,这是对孩子的不负责任。

12年学制该如何分段?

比起“缩短基础教育学制”,与会教育专家认为“学制分段”更重要,并对此进行了更热烈的讨论。

目前中国的12年基础教育学制,除了上海实行的是543学制(即小学5年,初中4年,高中3年),其他地方主要实行633学制。

上海实行543学制的初衷,是为应对小学人数太多的状况,让初中承担更多。结果543实行下来发现可行。唐盛昌表示,但要说“543和633哪个好”,没有结论。

他介绍,美国实行的是多重学制,543、633、444都有,现在主流是444学制,超过了90%。已经有一批国家采用高中4年制。他建议,中国也应该有地区来尝试和探索444学制,怎么让学制与国家发展,与世界科技发展,与世界教育发展趋势相匹配。

唐 盛昌认为高中4年优点突出:初三和高中阶段,正是学生世界观、价值观的形成阶段,时间长一点有好处。但是面临的现实困境是,中国规定9年义务教育,如果高 中4年,义务教育必须8+1,会涉及比较大的变动。“那意味着我们整个高中的课程,架构设计要重新考虑。目前我个人的看法,全面推广可能时机不成熟,但是 需要提前研究,至少需要探讨。”

过多分段导致人才培养间断

在会上,唐盛昌谈到了国内基础教育过多分段带来的弊端。

他表示,在短短6年时间内,要进行小升初、初升高两次“强选拔”,全部打乱重新分配,形成非常严重的问题。

吴 颖惠赞同他的观点。“(基础教育)中间过多的分段,导致了人才培养方面的间断。小升初这几年改革,特别在北京,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但是中考仍然赋予了过多 选拔的职能。”她主张九年一贯制,“九年一贯制有很多的优势,起码让课程不间断,让一个人持续发展起来,让孩子节约一年小升初时间,受到的教育是连续和连 贯的。”

据介绍,海淀区新建学校,都要求按照一贯制建,不允许再建单独的小学和初中。

北京101中学副校长熊永昌也认为,目前在学段的融通上还比较割裂,6和3,3和3之间衔接不够。“我们准备做实验,在部分学生中做534融通实验,因为我们有小学、初中、高中。101中学也是响应政府的号召,做点尝试。”

 

 

海之子网站。

消息订阅

留下邮件 ,订阅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