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宏良:中国教育改革的最大成就就是把大学变成了大亨

张宏良:中国教育改革的最大成就就是把大学变成了大亨

看到2019年北大总收入达到340亿人民币的报道,不觉震惊得目瞪口呆!关于中国教育改革我们做过许多最悲观的预测,甚至悲观到了学生“男为奴,女为娼”的最悲惨地步,都没有想到会把大学改革成为大亨,让全中国最能赚钱的房地产大亨都自叹弗如。
这绝不是讥讽嘲弄的儿戏之言,而是当今中国实实在在的真实状况。2018年中国房地产排行榜高据榜首的万达地产,当年运营总收入是317亿人民币,绝对低于北大的340亿人民币。如果按照人均收入排名,北大人均收入约50万人民币,相当于7万美元,在世界人均GDP排名的国家中位列第7名,低于挪威,高于卡塔尔和美国;在国内人均城市GDP排名中,高于排在第1位的深圳市近三倍。可以说以北大为代表的中国一大批大学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大亨。
所以中国大学里的传统称呼才会荡然无存,唯一流行的称呼就是一个——老板!学生称呼老师为老板,老师称呼领导为老板,领导称呼更高的领导还是老板。这个称呼最准确不过地概括了当今学校的真实关系——老板和打工仔的关系,主宰和被宰者的关系,庄园主和奴隶的关系,侯门和奴婢的关系……总之,是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最黑暗最野蛮最腐败最肮脏的关系。
莫说是当年学费收入只有10块腊肉的教育大师孔子难以想象,恐怕是随便找一个外国教育界人士问问也不会相信,中国一所大学的收入能够超过全国规模最大的房地产商的收入。要知道古往今来学校都是公益机构,是吃草吐奶的公共服务机构,是依靠社会捐赠赞助的半慈善机构,而如今却变成了瓜分社会财富的抢劫机构,而且其抢劫社会财富的速度和规模,居然把当代最黑的房地产商都抛在了后头,可见中国的大学已堕落黑暗到了何等程度!
此前,当政府官员号召实行教育产业化,最近更是号召要把教育变成支柱产业,变成拉动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之一(另外两匹马是同样可怕的医疗和养老)时,一般老百姓还不知道什么叫产业化,不知道什么叫支柱产业,今天北大校长十分具体地做了一个带有普及性质的形象宣传,告诉了人们所谓教育产业化,所谓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之一,就是大学收入要超过房地产大亨的收入,人均收入进入世界前10名!
无需上过多少学,只要简单估算一下,就会知道教育成为支柱产业,成为三驾马车之一的意义有多么惊天动地。全国有52万所各类学校,莫说是像北大这样每年创收340亿,就是创收一个亿,全国就是50多万亿,是我们去年GDP增长额的10多倍,你说这是多么令人目瞪口呆的宏大计划!如果医疗产业和养老产业那两匹马也能各自创造50万亿,那咱们国家GDP一年就能翻两番,把美国加上欧洲连同日本一起都远远抛在后面,成为美国人想都不敢想,一想就会吓尿裤子的世界最庞大国家。
中国啊,该坐下来好好想想了,好好想想什么叫经济,社会又为什么发展经济了!教育,医疗,养老,这本来是社会的消费部门,是公共消费领域,是经济发展后的消费对象,怎么能够变成产业,并且还是支柱产业呢?请问把教育,医疗,养老变成产业,是要赚谁的钱?又是在为谁赚钱?赚了钱又要干什么?千百年来中国人一直讲国家,就是说国和家是一个道理,一个家庭挣钱不就是为了让自家孩子能上学,让自家父母能看病,让自家爷爷奶奶能养老吗?
如果孩子上学,父母看病,爷爷奶奶养老,咱家不仅不给钱,还要再向他们收钱,并且还视为是咱家创收的主要手段,请问咱这还是一个家吗?还有基本的伦理天良吗?将来外人打进来时还有人去捍卫这个家吗?特别是如果闯进来的外人收的钱比咱家收的还少,所有家庭成员还会站在咱家一边吗?问题问到这里恐怕很多人已经明白了,所谓教育医疗养老的产业化,其实就是要在卖完资源后再把老百姓积攒的最后一点儿财产,也要打包带走,带到太平洋彼岸去过逍遥生活,而根本不管这块土地上14亿人民将来的死活。
我们天天自豪地炫耀,改革前的七十年代中国GDP只有4000亿人民币,现在已经达到90万亿人民币,超过那时200多倍,可是为什么现在老百姓反而上不起学,看不起病,养不起老,甚至死都死不起了呢?北大一年收入340亿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或许有人会说北大的340亿主要是来自于科研创收,主要不是来自于高额学费。暂且不论是否真的是来自于科研创收,以及这种巨额科研创收是利是弊,单凭一年收入340亿这个规模来讲,那么就应该恢复教育的公共性质,没有任何理由继续收取高额学费,让老百姓上学成为负担,让国家养学校成为负担了。而现在,却恰恰是在学校变成大亨的暴富过程中,老百姓上学的负担越来越重,国家的财政负担越来越重,这就没有了任何理由。
2019年12月19日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

调试信息

会话(Session)

总体信息

内存使用情况

数据库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