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错误

Error creating image for images/thumbnails/ifa/thumb_ifa_logo.jpg

一个父亲的180天追凶:斩断伸向未成年人的网络性侵魔爪

穷追不舍:斩断伸向未成年人的网络性侵魔爪

—— 一个父亲的180天追凶

  当自己的女儿受到罪恶侵害的时候,父亲应该怎样做?立即反击,不要犹豫。追踪180天,全力协助警方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本文侧重未成年人保护实践,特别讲给有女儿的父亲分享。

  作为公益组织创始人,我有长达10多年的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经验,那些犯罪行为给受害人、受害家庭和社会带来的痛苦和创伤,历历在目,感同身受。曾经给100多所学校做过安全教育的我,自认为从养成安全习惯、识别规避危险、防范侵害到求助、自救、逃脱,都已经给孩子足够准备,从来没有想到,犯罪侵害以网络方式发生在了我女儿身上。

  因为单亲家庭并且我每月要出差10天左右,女儿北北很早懂事,并能够在爷爷照顾下生活,学习自觉从不用操心。上4年级后,作为学习奖励,也为完成网络作业和方便联系,我答应她买了手机,里面有QQ和微信,并约定固定时间使用。

  出问题是在寒假后,一次出差回来,老人告诉我北北不按时睡觉起床,甚至躲在被子里玩手机到深夜;第二个星期北北班主任打电话给我,说孩子在学校参加打架;爷爷放在抽屉的3000块钱被北北拿走,几天后书包里只剩下不到300块;我翻阅女儿让爷爷买的图书发现,晋江文学城所谓耽美小说“墨香铜臭”之类,有好几本都是以少儿读物国风动漫名义,宣扬同性恋,而《第五人格》之类则渲染血腥暴力,和同学网购“萝服”攀比消费,我用5年时间,从自然科学到人文历史,用100多本经典科普和文化读物费尽心力搭建的家庭教育原则和科学世界观,出现了大面积结构性坍塌!面对思想工作,孩子拒绝回答老师问题,也不和我交流想法,成绩一落千丈,身心健康受到极大伤害。

  老人家之前瞒着我的很多问题在近乎哭诉中纷至沓来,正是项目最紧张的时候,又遇上家事变故、企业诉讼和股权纠纷,无法工作,内外交困,我在煎熬中用了整整一周时间,在教师和心理咨询师好朋友帮助下,理清自己的思路,找到问题要点。

  一、德育教育在某个关键节点出了严重问题;

  二、孩子进入了青春期早期,身心成长需要更多关怀,学习生活和人际关系需要更多指导和引领;

  三、不良青少年亚文化正如同白蚁一样疯狂吞噬毁坏孩子心智;

  四、直觉告诉我,这不会是孤立偶发事件。

  为此,我开始采取行动。

  一、锁定手机,开启定位。每天使用手机时间不再由爷爷管理,而由我直接掌握情况;

  二、跟踪两次周末活动,掌握交友情况和活动性质规律;

  三、暂时不收回智能手机,技术手段破解密码开启社交软件,查看记录。

  问题出在网络上,情况严重,触目惊心。

  综合情况是,半年以来,小学三到六年级女生们通过耽美、萝服、网游等兴趣爱好网络连接,形成了若干小群体,在线上线下都有联系和活动,这些活动的相当一部分,得到受某些成年人渗透甚至由成年人组织、实际控制的QQ群、微信群资助,销售游戏代币、亚文化服装和

  不健康书籍、周边只是产业链的冰山一角,

  在几个群里,锁定未成年女生目标后,通过投其所好提供礼物,成年人要求未成年女生拍摄裸体照片、视频供其泄欲、收藏甚至转卖,转介女生有提成。躲在网络背后的成年人通过撒网式猎取男女未成年人目标,放长线,引诱怂恿离家出走,谋划线下侵害犯罪行动。

  一周时间,我加入了几个QQ群,锁定了最活跃最“土豪”的几个“大哥大姐”和伪装学生的成年人,把相关证据进行了有效固定,我先找到一位知名律所合伙人,他认为公安机关警力紧张,这种小事,难以立案,同时取证是个问题,为此异地抓捕更是难上加难,劳时费神,也不止你家女儿被骗,也没有实际损失,还是算了。我说:“侵害我女儿的人,我绝不放过,而伤害了那么多孩子的人,哪怕躲在天涯海角,我们也一定能把他送上法庭”。我想,女性律师帮我的概率会大很多,于是第二周,去咨询一位刚刚从法院刑庭庭长职务上辞职的女律师,她打开电脑,指着相关内容,和我明确了根据最新司法解释,网络性侵是新型犯罪,认为立案毫无问题。我立即向公安机关报案。

  接待我们的是基层刑侦大队同志,此前从未办理过此类案件,他们很吃惊也很重视,组织了多个部门,约好时间请我先过去询问详细情况,研究案情。负责警官在刑侦大队办公室摆好了茶杯。首先讨论立案标准,虽然有不同意见,但当我拿出相关司法解释和最新判例时,预审部门警官支持我的观点;其次是证据问题,技侦部门认为固定的证据有效,但还需要进一步完整取证;最后,刑侦负责人拍板,侵害事实明确,性质恶劣,危害严重,先立案。

  最艰难的工作开始了。

  第二天晚上,我和班主任请假,让北北早点回家,答应带她去吃牛排。回到车上后,我问她,是否支持爸爸和公安叔叔抓坏人?她说“嗯”,然后我告诉她,那几个QQ群里面,有很多侵害未成年人的坏蛋,要抓住他们,才能保护孩子们。北北问:“为什么他们是坏人?”,我说:“女孩子的身体是私密的,只属于自己和成年后所爱的人,你还记得我们约好你什么时候才能谈恋爱吧?”,北北说:“记得”。我说:“那我们去派出所吧”。

  一位年轻女民警牵着北北的手,开开心心进了询问室,我没有跟进去。一小时后,女民警出来了,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她什么也不说”。换了一位中年女警官,总算问完了,但是领导看了询问材料摇头说,不行。第一次询问没有成功。“时代进步了,你女儿比你想象的要成熟得多”,侦查员拍拍我肩膀。

  周末晚上,我和北北聊好了,第二天一早再次带她到刑侦队,这次来了一位有心理咨询师证书的小姐姐,几个玩笑下来,气氛看起来好了很多,但是北北提出要拿回她的手机,因为担心她操作破坏取证,我们没给她,她就一言不发,不再回应任何问题。我假装生气离开,临近中午,民警阿姨问她想吃什么,她说想吃叉烧米粉,侦查员开车出去帮她打上来,吃完后态度松动了,开始打哈欠,民警提示说,讲完就可以回去了,我也说,讲完就能要回手机,她按照我们的问题,断断续续开始讲述。

  从QQ扩列开始,北北手把手教我们,演示了如何进入一个浩瀚莫测的网络社交世界,这里面,一个孩子常常加有几个甚至10几个QQ群,粗口脏话黄图和血腥恐怖游戏视频司空见惯,肆无忌惮的打赏求视频,红包约炮,乌烟瘴气,污毒横流。

  总共四个小时询问结束,我们都说不出话。办案负责人让我到隔壁,说:“今天材料基本合格。“停了一下他说:“兄弟,我家孩子还小,而你真要多花点时间陪陪女儿了”,我们走下楼梯,侧眼看见侦查员靠在门边大口吸烟,一吐为快。

  最后一回补充立案材料,也我们即将转学离开这里前的周末晚上,疲惫的刑警们从外面回来,急急忙忙吃完盒饭,又坐到我和北北面前。这次补充询问很顺利,不到一小时就完成了,北北出门前说:“抓到他,审判的时候我能去吗?”,大队长说:“你不必去,他很丑陋”。

  晚上,我们去看了《千与千寻》,回来时已经是万家灯火,爆米花、奶茶和一本新的日记本,给那天晚上画上句号。

  半年后的一天,北北对我说:“爸爸,你说的那个不好的作者,叫墨香铜臭的,被抓起来了”,我说:“是的,但还有很多受他们影响的孩子,需要走出负面情感”。我想,那些网络上的犯罪行为,也绝不会逃过惩罚。

  2020年初,我和办案警官商量,有必要通过媒体发布相关信息,以提醒家长关心孩子在特殊时期的全方位成长安全,侵害不止来自于人身安全和交通安全,更多时候来自于隐蔽的网络空间,但是只要我们不闭上双眼,就一定能及早发现,防患未然。保护未成年人,需要所有父母尽心尽力,需要全社会的责任和担当,在下一代的未来面前,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2020年6月1日上午10:30,柳州警方通知我,犯罪嫌疑人已经抓获,正在归案路上。除了感激,我也决心以更努力工作来预防对未成年人的侵害。除了对侵害零容忍,不惜一切代价将罪恶之爪斩断,对家长来说,陪伴与保护,就是给孩子最好的礼物。孩子们,六一节快乐!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